当前位置:主页 > 世界十大博彩公司 > 二黑相亲(小品)

二黑相亲(小品)

时间:2018-07-10    点击:
      人物:李有才、尤二黑、花小芹
      
      道具:长条椅一个、《唐诗三百首》一本、手机三部
      
      场景:长条椅置于台子正中
      
      尤二黑(以下简称尤)(上):二黑我今年二十八,直到现在还没成家。谁要是给我当媒人,明天请他吃地瓜。(说完,坐于椅子左侧,拿出一本《唐诗三百首》,漫不经心地翻着)有心去恋爱,无聊来读书。
      
      李有才(以下简称李)(上):二黑呀,我架着鹰都找不见你,闹了半天,跑公园来展览来了?
      
      尤:(立起)有才叔,我心里闷,连地瓜都不烤了,在这儿散心呢。再者说了,你不会烤我啊?不,call我。
      
      李:(一摆手,二黑原位坐下)call你?我——靠,一兴奋竟忘了。(坐于椅子右侧,侧对着二黑)二黑呀,我给你踅摸了个姑娘。一会儿,我叫她来这儿,你们——这个——互相面试。
      
      尤:你没提过啊,这么快?
      
      李:老土,现在干什么不都讲究提速吗?和她也没提过。
      
      尤:女方啥情况?
      
      李:保证你一见,心里打闪电——自己相相看。
      
      尤:够爷们儿,明天请你吃地瓜。
      
      李:天底下好吃的东西有的是,为啥偏偏请我吃地瓜呢?
      
      尤:我不是烤地瓜的吗?
      
      李:那与我有啥关系?
      
      尤:当然有关系了。我小时候,你不是老跟我说吗?(学李有才腔调)二黑呀,你要有志气——长大了当大官。那样就可以天天吃烤红薯了。
      
      李:行了,那是逗你呢,这么没志气的话以后千万不要再提了。(四下望望)说到这儿,我得叮嘱你两句,你千万记住了——人家姑娘来了,你千万不能说你是烤地瓜的。
      
      尤:那……那我该咋说?
      
      李:你就说你在法院上班———这年头公检法吃香啊。
      
      尤:那不行,那不是骗人吗?
      
      李:这怎么能说是骗人呢?这是权宜之计,知道不?我们实行的是三步走的战略,第一步先行稳住,第二步逐渐深入,第三步合成一户。
      
      尤:你的意思是——处的差不多再告诉她?
      
      李:对头。还有,你知道你为什么屡战屡败吗?
      
      尤:知道,我没文化。
      
      李:对头。一会儿姑娘来了,你千万不要说什么——(学尤腔调)我一共上了六年学,留了三次级,逃了两年课。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科学大发展,知识大爆炸。天上掉下块砖,砸死五个小青年,至少三个大学生。你要再那样说,再过一万年,你也得一个人干靠。我说的,你都记住了吗?
      
      尤:记住了。诶?人家要是考我可怎么办?还不得把我烤的和熟地瓜似的?
      
      李:这么笨,难怪找不着女朋友。你不是背过唐诗宋词吗?你就拿那个打肿脸充胖子。好了,你先练习练习,我打电话去。(离开椅子,向前走几步,掏出手机打电话)喂,公园相见。
      
      尤:(摇头晃脑地背诗)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银河落九天。
      
      花小芹(以下简称花)(上):(手拿手机打着电话)哎,马上就到。(收起手机)小芹我今年二十八,铁岭街头一枝花。终身大事今未定,不知丈夫在哪家。哎,说起这事都怪我妈,小学一毕业就让我卖豆腐,我自己没文化,就一定得找个文化高的。就因为找个,耽误到今天。唉,啥也别说了,红颜命薄啊。(花又向前走几步,看到李与尤)有才叔——
      
      李:(回过头,二黑同时起)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花小芹。
      
      尤:(嘿嘿笑)花姑娘(花也笑)
      
      李:你还是叫小芹吧。不然,谁还以为鬼子进村了呢。这位是尤二黑。
      
      花:good morning。
      
      尤:鼓得猫娘——鼓得猫娘,一大早的,鼓得猫他娘干啥?
      
      李:二黑呀,人家姑娘讲的是英语,早上好的意思。
      
      尤:鹰还有语?看来小芹能听懂鸟语啊,我家养了一只鸽子,天天叫起来没完,哪天你帮我听听它说啥呢。
      
      花:(将李拉到一边)这人是不是没文化?
      
      李:不、不、不,他是社会学家,幽默。
      
      花:原来是这么回事。
      
      (二人回到尤面前)
      
      李:你们不必客气,都坐下。(尤花二人各坐椅子一头)二黑是社会学家,小芹是自然学家,你们要是成了家,你们家就是科学家。
      
      花:(向李挤眉弄眼)有才叔,社会学家和自然学家有啥区别吗?
      
      尤:小芹,你咋了?
      
      花:(笑)哦,我——我迷眼了。
      
      李:(笑)社会学家研究政治、经济、文化,自然学家研究物理、化学、数学。
      
      花:原来如北。
      
      尤:原来如比。
      
      李:原来如此好不好?桥也搭上了,线也牵上了,你们两个在一起拉拉扯扯吧。
      
      尤:什么?
      
      花:(羞涩地笑)看你说的。
      
      李:(笑)我的意思是说,你们在一起拉拉家常、扯扯闲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