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世界十大博彩公司 >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时间:2018-07-09    点击:
      “前世今生”一词于我们来说,只是奇思妙想的脑洞。有人信,有人不信,可就连科学家都无从证实的事,或许是真的存在呢?
      
      ――【题记】
      
      我有一哥们儿,他对这事儿深信不疑,到也不是无凭无据的迷信。你们不信么?来,和他聊聊,他说:我曾经做了一个很真实的梦,梦里的一切都似曾相识,仿佛就是亲身经历过一样!
      
      我笑着打趣说:“哟哟,该不会是在梦里都还回味着打、垒时的情景吧?”
      
      “去你的!老子还是个处呢!”他有些恼了,低着头按着手机轻轻述说:“梦里,林中小溪,小溪旁是一间茅屋,这屋子是间小酒楼,里面或许只够坐一桌客人,酒楼的老板是一姑娘……”
      
      他一袭青衣翩翩,冠上的头发一丝不苟,手里握着一支玉箫,像极了洒脱在外的风度浪子。
      
      向来狂傲不羁他,此时竟被一抹橘红色的倩影惹的看入了迷。她在屋内忙忙碌碌,他在屋外以她为风景赏之。
      
      他缓缓进屋,似乎是脚步声惊扰了姑娘,引得她回头看望。
      
      “姑娘,来一壶桃酿酒,一碟胡豆。”他自顾自的坐下,一双带着笑意的眸子直盯着那抹倩影看。
      
      许是被他看的娇羞了,姑娘垂下眼睑,轻声说道:“客官第一次来吧,不熟本店规矩,也情有可原。”
      
      “哦?”他疑问出声:“那有何规矩?可否说来听听?”
      
      “小女子名唤初溪,自小母亲大人不在,爹爹也在前些日子游山玩水去了。”初溪有点儿答非所问,她顿了顿继续说道:“爹爹虽不在,但爹爹定的规矩却是不能废的!本店每天只招待一位客人,客人待到何时都行。”
      
      初溪,初见林中小溪,瞧一美人兮。
      
      “扑哧!”他轻笑出声,故作纠结说“这么说那第一位客人就不是我了?那你明天什么时候开店?”
      
      “小女子不知,向来都是小女子睁眼便开店,所以不知时辰。”初溪摇摇头,继续忙着手中的事情。
      
      他觉得和初溪聊天很有趣,于是,便注视着一直忙碌的初溪,一个不小心就出了神。
      
      他在想,这姑娘不仅漂亮且不做作,不似他以前见过的那些姑娘。如果说那些姑娘们如争艳的玫瑰,那初溪应称得上是与世无争的“兰”。
      
      有那么一刻,他好希望可以天天都看见这无邪的姑娘,仿佛那也是一种幸福。
      
      不知过了多久,初溪才发现他任在,语气明显的很惊讶:“我今天已经不招待客人了,公子你请回吧!小女子要打烊了。”
      
      初溪仿若林间空灵的嗓音传来,使的他立即回过了神,只觉这姑娘越看越顺眼。不仅长的好看不做作,且声音也很好听,此刻他觉心中有只小鹿乱撞。
      
      “哈哈,姑娘果真无私,在下楚伯淮。”他爽朗一笑:“今儿个天色也不早了,明天再会,告辞!”
      
      初溪行了个屈膝礼,待楚伯淮离去,她才轻启红唇浅浅念叨着:“楚伯淮、伯淮……真是个好名字,人也长的英俊潇洒呢……”
      
      自此,楚伯淮日日来这茅屋,夜夜就歇在茅屋外的桃树干上。只是,他从来都不是第一位客人,每每都是纺着第一次见初溪时的情景,初溪也从未发现他日日夜夜都在这儿守护着她。
      
      要问楚伯淮日日夜夜都在,可为何任不是第一位客人呢?后人说楚伯淮可能是遇心上之姑娘羞也,也有人说楚伯淮只觉初溪有趣,还有的人说楚伯淮不愿那么刻意的去接近初溪……
      
      他心里是怎么想的,旁人自然是不知,只是不论怎样他都只信一个“缘”字。
      
      这天,与往日一样。
      
      楚伯淮缓缓走进茅屋,一双眼睛带着笑意看着初溪:“姑娘,来一壶桃酿酒,一碟胡豆。”
      
      兴许是见惯了,初溪鼓起腮帮子,一手拍在桌子上:“公子,请回吧!今天,你依旧不是第一位客人。”
      
      “那你明天何时开店?”楚伯淮抿嘴微笑。
      
      “楚伯淮!你有完没完了?”初溪有些气了,她实在不明白这翩翩公子怎么就那么婆婆妈妈呢?每天都是重复昨天的话,每天又不赶早。
      
      “在下很高兴姑娘记住了在下的名字,不过初溪姑娘还是初次见面时可爱些。”楚伯淮依旧笑着:“天色不早了,告辞,明天再会!”
      
      “噢,对了!这只萧给你,当做补回初次见面的礼物吧,告辞!”说罢,不顾初溪是否还有没有话要说,便直径离开。
      
      初溪愣愣的看着玉箫张了张嘴,见楚伯淮已经走远,也只好轻声嘟囔几句:“真是个怪人呢……明天再会吗?可能这次我会失约的吧……嗯,但你明天一定是第一位客人!”
      
      -
      
      翌日。
      
      今天楚伯淮来找初溪的时间,算是最早的一次吧,见店门未开便以为初溪还在睡懒觉呢。
      
      他轻笑一声,礼貌的敲门喊道:“日上三竿了,姑娘还不开店么?今天我应该是第一位客人了吧?”
      
      半会儿,没人答应。
      
      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他眉头一皱,推了推门竟开了:“没锁门?”
      
      进门入目眼帘是一客桌,桌上一壶酒一碟胡豆,还有……一纸信?
      
      楚伯淮忙拆开信,阅读曰:“对不起,初溪可能要失约了。我爹爹在外重新开了家酒楼,我得去帮忙,不知还能否与公子相遇。今日,公子便是着茅屋的第一位客人,望有缘再见。落笔:初溪”
      
      “初溪……你可真狠,如今心何在?我安能品酒之?”楚伯淮眼神微愣,片刻他勾起嘴角自嘲笑着:“哈哈,你果真不一样,那能勾走我心的人又如何会是庸脂俗粉呢……”
      
      ……
      
      这梦也不足为奇,可我那哥们儿却说:“不知道怎么回事,我醒来完完全全清清楚楚的记得这姑娘的容颜。以至于,有一次我上公交车看见了一个与梦里姑娘一模一样的女生,我确信我从未见过那个女生,所以我想这就是前世今生吧。”
      
      我撇了撇嘴角,对他说:“说不定你看错了,或者记错了呢?”
      
      “不会的,不会的……”他连连摇头又摆手,情绪也略微显得激动了:“明明那么真实,不会记错的!我一定没有记错!”
      
      “好吧好吧,你开心就好了。”我见说不动他,也就由他去吧。
      
      我虽不迷信,但也对这些个奇事感到有兴趣,直到一天“前世今生”彻底颠覆了我的世界观。
      
      “老板,两个人!”
      
      我哥们儿带我随便找了家东西好吃的店子,一进门,我哥们儿便喊着。
      
      老板迎面而来是一个年轻女人,一头秀丽的黑发,眼睛很有灵气。
      
      她的声音也很空灵,她笑意盈盈:“二位里边请!本店最具特色的是家酿的桃酿酒,要不要上一壶?”
      
      桃酿酒?
      
      我思量着这三个字是不是在哪里听过,忽然见我哥们儿看着人家发起了呆,便暗暗掐了他一下。
      
      哥们儿没有理会我,只是有些愣愣的看着人家说:“你好!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这我才反应过来,面前这个女人应该就是我哥们儿梦里的那位姑娘了吧。
      
      人家老板微微皱起了眉头,思索了一下,却也是说:“我也觉得你很眼熟,但貌似我们并没有见过吧?很奇怪,或许茫茫人海中咋一眼见过吧,哈哈。”
      
      我哥们儿摇摇头,对人家老板说:“那,上一壶桃酿酒,来一碟胡豆……”
      
      他顿了顿,一双无神的眼睛看着我说:“你想要吃什么随便点,今天我请客。”
      
      不知怎的,此刻我有些担心他,这样的他以前从未出现过。
      
      老板的目光看着我,顿时有些乏味了,便随随便便点了一些平时我俩都爱吃的菜。老板离开后,我哥们儿才抬起头直直盯着那娇小的背影许久。
      
      片刻,他眼里竟有了丝丝泪光,他说:“是她,不然为什么看见她不认识我的样子很难受?或许正是前世日日夜夜的守护,才能有今日的相遇吧。”
      
      “你打算怎么办?”我担忧的看着他。
      
      “她若安好,便是晴天。”他轻轻笑着:“只要她平安快乐就好,那怕只是远远看着她,我也知足!”
      
      “好吧,作为兄弟,我支持你!”我一手搭在他的肩上,这才发现他比我想象中消瘦了许多。
      
      “嗯,兄弟……”
      
      佛说,前世五百次回眸,才能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
      
      许是前世楚伯淮日日夜夜的守护着初溪,才能有今生的他再次遇见她。
      
      他不求和她再续前缘,只希望她今生任一切安然无恙。前世楚伯淮信“缘”,今生他任然信“缘”,若是能在一起又岂在乎早或晚?
      
      玉萧瑟瑟,初见林中小溪
      
      溪边茅屋,偶见一美人兮
      
      美人嫣然,屋中忙忙碌碌
      
      他着青衣,轻笑她如风景
      
      美轮美奂,噬他之心城也
      
      桃叶飘零,此景如诗如画
      
      美人名唤“初溪”,是初溪,他的初溪,楚伯淮的初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