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世界十大博彩公司 > 话剧《廉吏梁毗》

话剧《廉吏梁毗》

时间:2018-07-09    点击:
      创意:
      
      千百年来,“泾水浊”、“泾河龙恶”传说广为流传,在人们心目中,泾州自古多贪官污吏,已被排成戏剧、拍成电影的《柳毅传书》的故事说的正是这样的事。这样的一个恶名罩在泾水、泾州的头上,实在不是什么光彩之事。近日,平凉市文广局要求上报剧目创作计划,笔者有意用心思考了一下,打算以泾州历史上的清官、廉吏梁毗为题材,创作一部歌颂泾州廉吏的戏剧,一来弘扬千古清风正气,二来换换人们的喙头,洗洗历史笼罩在人们心头的污秽、阴影。
      
      取材:
      
      《白话二十四史》中的文章《隋朝廉吏梁毗》
      
      梗概:出身望族大户的北朝安定乌氏人梁毗,品性刚毅正直,很有学问,北周武帝时布宪下大夫,隋文帝即位后,进爵为侯,转任大行令、雍州赞治,主持京城事务。出任都邑长官,严格依法办事,得罪了一些作奸犯科的权贵人物,被调任西宁州刺史,改封邯郸县侯。西宁州一带少数民族部落酋长经常为黄金而相互纷争,边境很不安宁,梁毗上任,深以为忧。许多部族酋长争相拿黄金贿赂刺史梁毗,讨好他,梁毗把黄金放在座位上,说:“这东西饥饿时不能吃,吞下去就要命,寒冷时不能穿,你们为这个相互杀戮抢夺,死了的人不可胜数。现在又拿这东西来给我,是想杀我吗?!”梁毗将黄金全部发还,部族酋长由感动而觉悟,便不再相互进攻了。隋文帝听到此事,认为梁毗操行高雅,召他任散骑常侍、大理卿,处理案件。梁毗执法公正,受人称颂,一年多后又晋升为上开府。梁毗以国事为重,从不结党营私,极力反对左仆射杨素擅权弄法、任人唯亲,于是向隋文帝上书奏谏杨素,隋文帝采纳了梁毗的诤言,不再恩宠杨素。 隋炀帝即位,梁毗被调任刑部尚书,兼理御史大夫职责,因上书弹劾宇文述私自役使部下士兵与隋炀帝争辩,被免御史大夫之职。梁毗忧愤成疾,不久去世,隋炀帝派吏部尚书牛弘去吊唁他。
      
      人物:
      
      1、梁毗,中年男子扮演,生角,文官服饰
      
      2、梁茂,梁毗的父亲,老年男子,生角,文官服饰
      
      3、隋文帝,老年男子,生角,文官(皇帝)服饰
      
      4、部族酋长8人,青壮年,净角,头戴金冠,手执马鞭,武官服饰
      
      5、杨素,中年男子,生角,文官服饰
      
      6、文武百官,老年、中年均有,列队站立
      
      7、隋炀帝,中年男子,文官(皇帝)服饰
      
      8、宇文述,青年男子,净角,武官服饰
      
      9、百姓,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平民服饰
      
      10、宫女,10人,青年女子,旦角,着皇后、妃子服饰
      
      11、王氏,梁茂夫人,中年妇女,旦角,着贵妇人服饰
      
      12、未婚陈氏,梁毗童养妻,青年女子,旦角,着平民服饰
      
      13、已婚陈氏,梁毗夫人,中年女子,旦角,着贵妇人服饰
      
      14、青年梁毗,青年男子,生角,着书生服饰
      
      15、仆人:青年男子,丑角,着平民服饰
      
      正文:
      
      开场:字幕:泾州廉吏梁毗,字景和,北朝安定乌氏人,品性刚毅正直,北周武帝时官至布宪下大夫,隋文帝即位后,进爵为侯。
      
      第一幕,家训
      
      场景:(梁茂府上,沧州刺史梁茂与儿子梁毗一起读家训,看家谱)。
      
      青年梁毗:(双腿盘屈,席地而坐,挺胸抬头,手执书卷(家谱),双目有神,慢条斯理而又掷地有声地读家谱):贵贵贤贤,义无偏诎亲亲长长,分有常伸。凡子姓之分支,皆祖宗之一脉。尊卑之分,轶然不淆.长幼之情,蔼然相浃。喜则相庆,忧则相吊。贫弱之一 ,富实者宜时周恤之。愚鲁之徒,贤智者 时教导之。 总以相扶、相助为念。至干尊长,尤不得与卑幼戏谑,致为有识者所笑。此吾乡之陋俗,不可不切戒矣。(其父梁茂在一旁捋须静听,其母王氏在一旁绣花静听。其父梁茂起身慢步走过来)
      
      梁茂:毗儿,过来。
      
      青年梁毗:父亲大人,孩儿这就过来,不知父亲大人有什么重要吩咐?
      
      梁茂:父亲今天想带你看一样东西。
      
      青年梁毗:不知是什么贵重东西,孩儿急切想知道。
      
      梁茂:(走近府上中堂明镜跟前,伸手从明镜背后取出一个卷轴,吹了吹卷轴上的尘土)毗儿,你年纪也不小了,也知书达理了,父亲今个想让你看看我们梁家的家谱,知晓一下我们的家史。
      
      青年梁毗:有这么贵重的东西,父亲怎不早拿给孩儿看?
      
      梁茂:(展开家谱卷轴)毗儿你看,这是你的祖父梁越,曾在泾州、豫州、洛州当过刺史
      
      青年梁毗:哇,祖父这么厉害!
      
      未婚陈氏:(端着盘子,盘中盛饭菜,热气腾腾)公公、婆婆大人,奴婢打扰一下,请您二老过来用膳。
      
      梁茂:好唻,儿媳辛苦了。毗儿,快跟你母亲一起过来,我们吃午饭。
      
      梁茂:才听儿郎读家训,又领儿郎看家谱。
      
      父亲大人是梁越,泾豫洛州当刺史。
      
      梁茂不才继祖业,沧兖二州作刺史。
      
      膝下儿郎唤梁毗,立志求学考功名。
      
      梁家本是望族户,忠君报国为黎民。
      
      王氏:(端起茶具,给丈夫梁茂倒了一杯,又给未婚儿媳陈氏倒了一杯)我看今个老爷兴致高,毗儿,你跟你媳妇也来上一段,大家乐呵乐呵。
      
      梁茂:好!你俩也来上一段。
      
      陈氏:恭敬不如从命,儿媳给您二老献丑了。
      
      奴婢本名陈小丫,北塬玉都端贤人。
      
      随父讨饭来南塬,有幸遇到好人家。
      
      父亲将奴许梁家,欲与成亲结良缘。
      
      奴婢自幼吃过苦,劈柴做饭样样干。
      
      自从来到梁家府,好吃好穿好床铺。
      
      奴婢愿做梁家女,生死相依到白头。
      
      梁茂:好,唱得好!毗儿,还不赶快谢过妻子。
      
      青年梁毗:贤妻唱得非常好,梁毗我也来一段,表表我的心愿。
      
      自古英雄出少年,从来纨绔少伟男。
      
      梁家本是望族户,我辈岂敢自轻狂。
      
      愿与陈氏白头老,成家立业继祖业。
      
      父母大人今在场,儿子愿将心意表。
      
      梁茂:好,唱得好。
      
      王氏:男大当婚女大嫁,婚姻自古由姻缘。
      
      陈家有女到我家,贤淑大方又知礼。
      
      儿有心来媳有意,两厢情愿结夫妻。
      
      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做连理枝。
      
      梁茂:好,既然这样,我看就择吉日给你们把这桩婚事办了吧。
      
      青年梁毗、未婚陈氏:(双双拱手作揖)谢过父母大人。
      
      仆人:(一连串的空翻跟头出场)“龙生龙来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老子英雄儿好汉,他爸卖葱儿卖蒜。人是人来鳖是鳖,喇叭是铜锅是铁。不管是白牛还是黑牛,能拉犁的就是好牛,好牛!”(一连串的空翻跟头,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