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世界十大博彩公司 > 搞笑世界十大博彩公司 > 幽默搞笑的世界十大博彩公司《梦姑外传》

幽默搞笑的世界十大博彩公司《梦姑外传》

时间:2018-09-08    点击:

    幽默搞笑的世界十大博彩公司《梦姑外传》
    这老公公怎么不认识未来的儿媳妇,儿媳妇登门的时候,故意耍起了腔子了,可把人们给乐歪了。

    时 间:某天。
    地 点:佟辉家。
    人 物:佟辉,佟勤俭,勤俭对象梦姑。
    [幕启:客厅装饰只能说明此家主人富有,没有一丝豪华奢侈的痕迹。仅此而以。
    [衣着工作服的佟辉在室内拖地板。梦姑手拿一纸卷上。
    梦 姑:(对观众)我的那个他,爹是大老板。我曾经问,你家到底趁多钱?他说“多到是不多,反正这辈子咱俩花不完”!他家这么趁钱,在我身上他从来舍不得多花一分钱。舍不得给咱花,咱也没有怪过他,我于是又问,你爹凭啥就能发了家?告诉咱咱也想学学吗!(示手中纸卷)他给我这个:“拿回家看一看,想一想,琢磨透了穷家就能变富家”。我心眼儿实啊,乐呵呵的拿回家看了一天一宿,累的我是头昏眼花,一大早我就去了古玩市场,妈呀!金店里摆的咋是铜王八,他这不是成心耍我吗?今天我自贬身价上门讨说法,他要是不还我个公道,我就跟他萨哟纳拉 ......(对门牌号)对了,就是这家。(敲门)
    (佟辉拎着拖布前去开门)                                                                     梦 姑:请问,是佟勤俭家吗?                                      
    佟 辉:是呀。找他有事?                                                                                   梦 姑:今天冒昧上门打扰,是要向他讨个公道......哎,瞧您面熟?        
    佟 辉:瞧我面熟?你认识我?                                                                        
    梦 姑:我想想……对了,没错,小的时候我就认识您。
    佟 辉:你小的时候认识我?你谁家的?我咋对你就没有一点儿印象呢?
    梦 姑:你是名人,那能注意咱小孩子家。你给我留下的印象那可真是太深了,大街小巷的人就没有不认识你的。              
    佟 辉:这可怪了?啥年头成的名人,我自己都不知道,你是不是认错
    人了?
    梦 姑:咋能认错人呢,你不只是有名,那名声简直太大了!如雷灌耳,震
    耳欲聋;传遍四海,响彻云霄……                  
    佟 辉:得得得,这么大名声美也把我美死了……啥名声?                                  
    梦 姑:(模仿敲锣)噹,破烂换钱喽!                                                                  
    佟 辉:这叫啥名声!多少年前的事了,难得你还记得,请,屋里请。
    梦 姑:(进屋,手中纸卷放茶几上)怎么说,不收破烂跑这儿当佣人改行了?
    佟 辉:改行?对对,改行了,再说现在也不兴叫佣人了。姑娘咋称呼?  
    梦 姑:(对观众)虽说没过门也不能叫他看走眼,一腔怨气何不送他做赏钱。(对佟辉)问我咋称呼?本府少爷的准夫人,你说咋称呼好?(做沙发上)
    佟 辉:(对观众)我儿子的对象。(对梦姑)我是问姑娘性氏名谁?
    梦 姑:(傲慢的)你叫我少奶奶好了。
    佟 辉:啥?少奶奶......(独白)我是不是听差了?初次见面咋说也不会开
    这玩笑!对了,她说的应该是召字加个耳刀,邵字;乃,乃至于的
    乃;邵乃乃。(对观众)现在人起名就是怪,咋离奇他咋来,这让
    人咋叫出口吧!(对梦姑)我说小卲.…..
    梦 姑:(打沙发上跳起来)咋叫小少? 叫少奶奶。
    佟 辉:(打一激灵)邵……邵的,你坐,吃水果。
    梦 姑;啥叫少的,差一点就变臊的了,一点文化没有,多难听!我说你这人收破烂是行家里手,做佣人可就差远了;没有点儿素质,到谁家你能干长?这会儿没事,我教教你.....(站佟辉身边)站好,听我口令,立正、躬腰、面带微笑......妈呀,你这哪儿是笑?你这是在哭哇!
    佟 辉: (对观众)她还真把我当佣人了?一个冒冒失失的傻丫头!(对梦姑)你坐这老实儿的听我说,你误会了......
    梦 姑:误会不误会的一会再说,这会儿累的我口干舌燥的,赶紧去拿点水我润润嗓。
    佟 辉: ……(给梦姑启饮料)认识一个人,从衣着打扮上看,往往会搞错,要多观察,要多问……(见梦姑拿眼白他)好好,一会说,一会说,姑娘,喝饮料。家里几口人?
    梦 姑:(边喝饮料边答)不算我两口,一个亲妈,一个……爹!
    佟 辉: (自言自语)这叫啥话! 一个亲妈?难道还有后妈?
    梦 姑:嘀咕啥呢?
    佟 辉:没嘀咕啥。他们可好?
    梦 姑:他们?(若有所思)我爹妈是下岗工人,靠政府救助开了一家小饭店,饭店虽小,好好干小饭店也能变成大餐馆!哎,我那可怜的爹,好逸恶劳没几年就把小饭店葬送他肚里了! 我活的好累......(感觉话说的过头,不满的瞪着佟辉)你调查户口呢?
    佟 辉:随便闲聊,姑娘不愿意谈就罢了。
    梦 姑: (发泄不满)姑娘姑娘的是该你叫的? 叫我少奶奶!
    佟 辉:小邵,你的名让人叫着有点那个...…
    梦 姑:哪个? 佟勤俭本府少爷,我就是本府未来的少奶奶。
    佟 辉:啥!你不是姓邵,名乃乃? 是让我叫你少奶奶? 开玩笑,我是你的长辈,佟勤俭的......
    梦 姑:妈呀,反了,佣人跟主人敢吼了! 穿破衫,扎领带,不教训教训你,永远不会懂规矩!(拿拖布指佟辉)注意看招......
    佟 辉: (连连后退)姑娘,快放下,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你搞错了,我不是啥佣人,我是佟勤俭的爹!
    梦 姑:佟勤俭的爹是大老板,就你这身打扮,一个收破烂的敢在这儿装爹,还是欠打,(学京剧叫板)呀......
    佟 辉: (慌神)我说少奶奶......我说姑娘,你先把拖布放下,你看仔细了,看看我长的像不像佟勤俭......错了!佟勤俭长的像不像我?
    梦 姑: (放下拖布)你真是佟勤......俭的爹?
    佟 辉:我就是佟勤......俭的爹? 咋还是假爹!
    梦 姑:别说你还真像......一家人不识一家人,整差了!老公爹,让您受了委屈,我这里给您赔个不是,(打千) 对不起......
    佟 辉:得得,你饶了我吧......(对观众)好吗,这一会让她折腾的,弄我一脑门子的汗! 简直是个疯丫头!
    梦 姑:老公爹不怪我了?
    佟 辉:一场误会,不知者不怪......唉,啥是老公爹?
    梦 姑:您是我准老公的爹,我是您没过门的儿媳妇;叫您叔显的情薄,没过门叫爹又违体统;老公爹三字,亲情和体统扯平了。
    佟 辉:老公爹就老公爹......(对观众)这叫啥词!(对梦姑)折腾半天你也够累的,坐那老实儿歇会儿,勤俭马上要回来了......
    梦 姑:老公爹,您可要给我做主。
    佟 辉:又啥事叫我做主?
    梦 姑:勤俭他......他把我......(假意悲哭)
    佟 辉:(事发突然,吓呆了)他把你……天啊,我咋养这么个畜牲!
    (佟勤俭打外回来)              
    勤 俭:(口吃) 出,出啥事了?
    佟 辉:(打勤俭一嘴巴)混帐东西,今天看我咋收拾你……
    (勤俭捂着脸不解的望着佟辉……
    (梦姑上前护住勤俭)
    梦 姑:住手……咋能随便打人呢?
    佟 辉:你躲开……简直要把我气死了!
    勤 俭:(推开梦姑)啥事气,气死了……
    佟 辉:糟蹋人家姑娘还敢问啥事? 法理不容!
    佟 辉:我糟,糟蹋了……
    梦 姑:(怒指勤俭)你说啥?你糟糕了……你是色狼? 妈呀,我咋闯狼窝里来了!
    佟 姑:咋说话!谁家是狼窝?
    梦 姑:对不起, 说走嘴了。老公爹,问问他糟蹋的谁家姑娘?
    佟 辉:我肯定让他说出来……他糟蹋谁家姑娘?
    梦 姑:对呀……
    勤 俭:我冤,冤比窦娥……
    佟 辉:别说了,别说了……姑娘,你不是说要向他讨个公道,你说他把你....
    梦 姑:对呀,我是来向他讨公道的,他把我......您说他把我? 哎呀妈呀,您整哪儿去了!我没说他把我......我是说......哎呀,我是说他把我骗了。
    佟 辉:你这孩子,简直胡闹,让我儿平白无故挨了一个大嘴巴!
    梦 姑:是您说的他糟蹋人家姑娘,咋怪上我了? 您说他糟蹋人家姑娘,我的魂都吓没了,我找谁说理去?勤俭,爹有育儿责,没有打人权!国法违权(打手式V)耶! 老人也得讲道理吧,老公爹?
    (佟辉无言以对,愣住了)
    勤 俭:老公爹啥,啥东西?
    佟 辉:(踢勤俭屁股一脚)你这混东西!
    勤 俭:咋又踢,踢上了?
    佟 辉:我叫老公爹,你说我是啥东西?
    勤 俭:谁知道你改名换,换性了。
    梦 姑:又要挨嘴巴!
    佟 辉:(举手欲打)……算了,谁也别解释,越解释越乱套。姑娘,你就明说,他是咋欺骗的你?你叫我给你做啥主?
         (梦姑从茶几上拿起纸卷展开)
    佟 辉:(对观众)“勤俭致富”我写给儿子的。
    梦 姑:勤俭告诉我:“每天做梦发财不如把它拿回家天天看上一遍,这可是咱家传家之宝哇”。老公爹,称上传家宝的东西,没有几千年也得有几百年的历史了吧?我琢磨看千遍万遍能看出钱吗?拿古玩市场说不准能卖个千八百万......妈哟,在市场上人家把我当疯子扭送派出所去了......
    佟 辉: (长出一口气)唉!我还以为有啥大了不得的事呢!这点事叫你整的,差点整出人命案子!勤俭没骗你。
    梦 姑:没骗我?没骗我人家咋把我整派出所去了?
    佟 辉:这事说起来有个故事,听我讲讲你就明白了。话得从我爷爷的
    爷爷爷爷说起,他们住的村子被两座大山围住与外界断了联系,村里家家穷啊!我爷爷的爷......                                        
    梦 姑:您简单说一个老老爷爷,我就明白了,整那么多爷出来,反到把我整糊涂了。
    佟 辉: ……我老老爷爷说,想富就得挖山修路和外界取得联系。于是他带领一家老小开始挖山.......
    梦 姑:别说了,那是古代寓言名叫愚公移山,后来感动上帝派两神仙把山背走了。
    佟 辉:感动啥上帝,是感动了全村老老少少!大家一干,路修好了,人们的生活变富了;老老爷爷临终前给儿女写下这四个字,嘱附说:“你们有儿女的时候要抄写一遍给他们;他们有儿女的时候也要照你们抄写的给儿女再抄写一遍。勤俭致富是我们家的精神财富,要让它一代一代传下去……”
    梦 姑:哇噻!咋会是这样啊?(对勤俭)不早告诉我,害的我在市场上丢人现眼......(把横幅给勤俭)还你的老老爷爷!(对佟辉打手势V)耶!(跑下)
    勤 俭:梦姑......(追去)
    佟 辉:(望着跑去的二人,感慨万千)这小姑奶奶,一百年能冒出一个?哇噻!(跌坐沙发上)
    (切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