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世界十大博彩公司 > 搞笑世界十大博彩公司 > 幽默搞笑的世界十大博彩公司《朋友们!我要结婚了》

幽默搞笑的世界十大博彩公司《朋友们!我要结婚了》

时间:2018-09-08    点击:

    幽默搞笑的世界十大博彩公司《朋友们!我要结婚了》
    你看看,嘴笑的都合不拢了,什么事情那么的高兴,告诉你吧!我要结婚了,你说我高兴不高兴。

    甲:亲爱的观众朋友们,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要-结-婚-了。(鼓掌)
    甲:好,所有鼓掌的观众晚会结束后,到我这里来领喜糖,还有想吃的吗?(鼓掌)到哪里领?记住了,欢迎大家到扬州美丽的瘦西湖公园里,一边品尝喜糖,一边欣赏扬州瘦西湖公园里美不胜收的景色,多好。为表达喜悦之情,下面我为大家献上一首歌。(唱)今个儿真呀真高兴-------
    乙:咳!
    甲:(愣一下,接着唱),今个儿真呀-------
    乙:咳---咳---咳。
    甲:(唱)今个儿呀真呀真,(白,愤怒)让人不高兴,你这人还真有意思,我在这里说要结婚,欢天喜地的,你拉长着个脸站在这里,还故意咳咳咳,就怕你一不小心把一肚子下水咳出来,你说吧,你到底什么意思吧。
    乙:没什么意思,只是想劝你,你这婚还是别结为好。
    甲:有你这样的人吗?我要结婚,你还劝我别结,你到底想说什么?说出来,别憋在肚子里,憋出病来。
    乙:你才憋出病来呢,其实,我也不是真的劝你不结婚,而是劝你要慎重。
    甲:慎重什么啊?
    乙:你忘了吗,三个月前,我碰见你,你说还没女朋友,三个月之后,你就说要结婚了,也太快了吧?我怕你们相互还不了解,双方性格脾气也不知投不投,匆忙结婚,是对婚姻的不负责任。
    甲:原来你是担心这个,那你就不用担心了,那女孩我了解她,她也了解我,她是我高中的一个女同学。
    乙:是吗,那还算挺了解的,那我就放心得恭喜你了。(自己鼓掌)
    甲:你恭喜我,鼓掌干什么啊?
    乙:鼓完掌好去领喜糖啊,你刚才说去哪领?
    甲:在扬州美丽的瘦西湖公园里,一边品尝喜糖,一边欣赏扬州瘦西湖公园里美不胜收的景色,多好。
    乙:我还有更好的,我领大伙儿一边品尝喜糖,一边听您讲-那-过-去-追-女-孩-的-故-事。
    甲:(害羞状)唉啊,这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真讲不出口,而且大家一点也不爱听。
    乙:有不爱听的吗?不爱听的现在就去领喜糖,别坐这里了,啊。
    甲:既然大家都想听,那我就简单得说一下了。我跟女孩啊,以前是一个班的,相互之间都挺了解的,她人不错,不过有个缺点,就是整天只知道学习,都不知道梳洗打扮,常年都穿一件铁灰色的衣服。我们那时给她起了个外号,叫铁娘子。
    乙:后来呢。
    甲:后来,大家考上大学之后,各忙各的,也好久没联络了,那天,正好她来我们单位办事,哇,这么多年没见,大变样了,穿着白色连衣裙,身材窈窕,面容可亲,脸上洋溢着温柔的笑容,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实在迷人极了,我们曾经的铁娘子已经变成了白---娘---子了。我一看到她,就喜欢上了她。
    乙:是吗,那快问问,她有没有男朋友。
    甲:肯定没有。
    乙:你怎么知道的?
    甲:世道这么混乱,狼群横行,谁敢让这样漂亮的女朋友一个人在外面?
    乙:那你赶紧追啊。
    甲:------你好象比我还心急呢。
    乙:我----我现在再急也没用了,都快是你老婆了。就是急也是替你急。
    甲:那倒也是哦。我带她去办事,结果碰了一鼻子的灰,啊,这个嘛,不行,啊,实在不行,我也无能为力。我一直怀疑这帮同事怎么了,平时处得也不错,怎么这时候倒难为我了?幸亏有个大姐及时提醒我说,你没看你那帮同事看到你同学,眼珠子都绿了吗,你让她自己一个人去办事,保证有得成,我这才恍然大悟,果然她自己一会儿就办完了,从中我也看出:世界永远不平等,女孩办事总比男孩强。
    乙:少扯了,接着说。
    甲:忙完了工作,正好下班了。
    乙:那你正好送她回家。
    甲:看不出来,追女孩你还挺在行的。
    乙:得了吧。
    甲:本来我是骑车上班的,可看她也是骑车的,我就说我是坐车上班的。
    乙:你看这人,多坏。
    甲:我骑着女孩的车,驮上女孩,骑在大街上,心里别提有多美了。
    乙:是够臭美的。
    甲:谁知没骑多远,就出事了。
    乙:出什么事了?
    甲:那时候是冬天,天黑得早,对面来了一辆大卡车,唰,大灯就直射过来,我眼一花,没看清地上一块砖头,结果,就摔倒了,车把压着我的手,我痛得哎呀一声。

    乙:快起来看看自己,哪里受伤了。
    甲:(长时间冷眼看对方)
    乙:(莫名其妙)我怎么了?
    甲:我呸,真没看出来,你居然会这么自私,女孩跟你坐车子上,现在摔倒了,就顾着自己受伤没受伤,也不关心关心女孩,你说你自私不自私?
    乙:对对,你批评得对,这磋我还真忘了,应该先看看女孩。
    甲:我回头一看,放心了,女孩挺机灵的,看见情况不妙,立刻从车上跳了下来,正安安稳稳得站在那里呢。
    乙:女孩没事,那就好,现在可以看看自己伤在哪里了。
    甲:不用自己看了,女孩已帮我看上了。(语气轻缓)女孩轻轻抓着我的手,瞪大眼睛仔细瞧着,眼含着热泪,其实当时我一点都不痛了,可我还是愿意就这样让她抓着。
    乙:你还挺美。不过女孩被你感动了,你有戏了。
    甲:所以关键时刻,该为女孩作点牺牲,牺牲越大,效果越好。
    乙:直到壮烈牺牲。
    甲:你说什么呢?
    乙:当我什么都没说,你继续。
    甲:此时此刻,我真想好好感谢几个人。
    乙:别来酸的,感谢爸爸妈妈,感谢哥哥姐姐的,感谢制作人,感谢唱片公司,听了就倒胃。
    甲:我想感谢那缺德的司机和乱扔砖头的市民,是他们创造了这次机会,也许你们想不到,你们所做的坏事,最终却成了好事,你们虽说做了坏事,可也做了好事,所以,你们以后多多得缺德,多多得乱扔砖头吧。
    乙:呣,骂人还不带脏字。
    甲:把女孩送回家后,第二天,我就想乘热打铁。
    乙:是该乘热打铁,好女孩谁不想追啊。
    甲:我拿起电话,刚喂了一声,就听电话里面说话了:你是胡小路吧?
    乙:一下子就能听出你的声音来了。
    甲:我暗自得意,看来女孩一直对我有意思,否则不可能一下子就听出我的声音。
    乙:是件让人得意的事。
    甲:我正得意着呢,女孩又说了:电话也不好好打,怪腔怪调的喂一声,高中时就这样,这么多年都没改变。
    乙: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让人印象深刻,一是长得漂亮的,一是自以为长得漂亮,其实长得特丑的。
    甲:从这话,我悟出一个道理:人的一生,许多东西都可能改变,但你的声音永不再变。
    乙:少扯了,快说正题。
    甲:女孩然后问我,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
    乙:你怎么说?
    甲:我说,也没啥事,就看看你高中时留个我的电话有没有变过,担心以后如果有事找不着你。女孩就说了,没变,以后有事就打这个电话给我。我又问了,那如果没事,可以打电话给你吗?你猜女孩怎么说?
    乙:怎么说?
    甲:她说,你没事,可以打110。
    乙:嘿。
    甲:不过还好,我说约女孩出来玩,女孩同意了。我和女孩走在大街上,我发现我们中国的古代文人,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
    乙:什么错误?
    甲:他们把男人比喻成太阳,把女人比喻成月亮。
    乙:这比喻挺好的嘛,形容男人有阳刚之美,女人有温柔之美。
    甲:但是我却觉得女人才应该是太阳。
    乙:为什么啊?
    甲:我看见路上碰到的男人一看到我女朋友,眼睛一眨不眨得盯着,头都跟着转,都成了象日葵,你说,女人不应该是太阳吗?
    乙:那太阳没有看别人吗?
    甲:她也在看,不过我发现她看人时,这视线具有选择性。
    乙:什么选择性?
    甲:如果对面来个认识的女孩,她老早就跟人家打招呼了,哎,你好,逛街?今天天真好啊。
    乙:如果对面来个认识的男的呢?
    甲:她一律都看不见,一般都是男的主动跟她打招呼。
    乙:那她在看什么呢?
    甲:好象是在看我,我有什么好看的呢,长得这么黑。
    乙:没听说过吗?情人眼里出白人,恭喜你啊,女孩喜欢上你了。
    甲:是吗?你也看出来了?我也看出来了,这下好了,我也喜欢她,她也喜欢我,我们两个人在一起,越来越亲热,越来越粘乎,就这样,过了两三个月,有一天,我突然就想把那事给办了。
    乙:(伸手打了甲头一下)
    甲:(莫名其妙)你打我干什么啊?而且打这么重,你还把我当你朋友吗?

    乙:呸,我根本没把你当朋友,你完全就是一淫贼。真没看出来,你居然会是这样的人。你小子太下流了,你知道尊重女性吗?就想着那事?
    甲:(很气恼)我怎么不尊重女性了?我说的那事是指结婚,我一上来不就告诉大伙了,我要结婚了吗?我说那事,你想到哪里去了?是你下流,还是谁下流?
    乙:那还真错怪你了(伸过头来),刚才一下,我是用了不少的力气,你打我吧,我心服口服。
    甲:(伸手作势来回几次要打都未打,乙最后哎呀一声。)我这还没打呢。
    乙:你要打就痛快得打一下得了,别在这里折磨我好不好?
    甲:(又伸手要打,却又放下)算了,我快结婚了,心情好,胸怀宽广,不跟你计较。
    乙,既然想结婚了,那你该上门拜访一下将来的岳父和岳母。
    甲:是啊,我也是这样想的,那天晚上,我就去了。
    乙:你等等,为什么要晚上去呢?
    甲:(鄙视得看着乙):到底是个没结婚的儿童,智商就是低。万一他们父母不同意,把我从家里撵出来,大庭广众之下,多难为情啊。再来个记者,卡嚓卡嚓几声,明天上个头版头条,那我不毁了吗?
    乙:你倒想得美,想上头版头条还没那么容易呢。
    甲:即使不上头版头条,在报纸上一宣扬,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这丑事,一传十,十传百,我走在路上,就听两大姐在后面指指点点,就是他,追女孩没追上,被从女孩家里撵出来的。我只好回头说,二位大姐,跟你们借点东西。
    乙:你想借什么?
    甲:我想借把锹。
    乙:借锹干什么啊?
    甲:我想挖个地洞钻进去。
    乙:咳,看来还是晚上去合适。
    甲:那天晚上,我就和女朋友去了,到了她家,敲了敲门,明明家里有人,亮着灯,却半天没反应。
    乙:怎么会没反应呢?
    甲:我也纳闷呢,我女朋友催我了,说,你敲门啊。
    乙:你不是敲了吗?
    甲:对啊,我说我已经敲了,女朋友说,那你用点劲啊,刚才我还以为你在擦我家门上的灰呢。
    乙:咳,你用的力气太小了。
    甲:没法不小,我心情太紧张了,我就怕被撵出去,丢人现眼。
    乙:那到了门口,怕也没用,还是敲吧。
    甲:对,我鼓足勇气,用力敲了敲门,里面有人应:来了。听见脚步声,我回头对女朋友说,咱快逃吧,现在逃还来得及。
    乙:瞧你那没用的样。
    甲:说时慢,那时快,我还没来得及起步,门已经开了。
    乙:谁开的门?
    甲:是女朋友她妈,我的岳母。她第一句话就让我给乐了。
    乙:她说什么了?
    甲:她看见我们两个人站在门口,立刻叫了起来,你个死丫头,怪不得最近出去前,左照镜子,又照镜子的,我还以为要担心变丑八怪了呢。
    乙:咳,你岳母可是心直口快。
    甲:我女朋友不好意思了,说,妈,你乱说什么?还不让人家进屋坐?
    乙:岳母怎么说?
    甲:岳母看看我,说,我才不让呢,我又不认识他。女朋友轻轻拍拍我的手,示意我快说话,我尴尬得陪着笑,叫了一声伯母,岳母这才说,快进屋去吧。
    乙:第一次进门就这么曲折,看来后面有的是故事。
    甲:岳母让我先坐,她自己到厨房里把最后一个菜烧好了,马上就来。我岳父就过来了,让我女朋友去餐厅里放餐具,回头问我:你抽烟吗,我说不抽,又问我你喝酒吗,我说不喝。
    乙:你等等,这不对啊,你跟我们在一起,可是又喝酒又抽烟的。
    甲:那要不我说实话了,我既抽烟,又喝酒,烟是一天两包,酒是一顿两斤?
    乙:这样说,好象也不太合适,那倒也好象该说假话的哦。
    甲:你不知道吗?该说假话时就说假话,不说假话的孩子不是好孩子。
    乙:少扯了,快接着说。
    甲:岳父看我不抽烟,也不喝酒,压低喉咙跟我说,小伙子,我对你挺满意的,就是有个事,必须跟你说明了。我一看岳父那脸色,很郑重其事,我也跟着紧张起来,说,您有事尽管说,我一定尽量做到。
    乙:你岳父说什么了?
    甲:岳父说,你喝茶,我喝茶。你吃香蕉,我就又吃了一个香蕉。

    乙:不知你岳父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甲:岳父然后问我,你是独生子吧?
    乙:是的,我是的。
    甲:岳父的脸色更难看了,我心里也慌得七上八下的,只得竖着耳朵听他说,他说,我们老两口就这么一个女儿,将来的孩子得跟我们家姓。我其实不在乎这事,主要是孩子他妈非要这样,结果,前面谈了好几个都没有成功。
    乙:这是传统的传宗接代思想。
    甲:你说我当时应该怎么回答?
    乙:你肯定不同意了,你在家里是独子啊。
    甲:哪能不同意啊,我要不同意,我女朋友要跟我分手怎么办?
    乙:那,那就同意了?
    甲:哪能同意了,我父母辛辛苦苦得养育了我这么多年,就丈人一句话,儿子就成别人家的了?我对得起我父母吗?那我不成了白眼狼了?
    乙:同意不对,不同意也不对,那你到底还是同意不同意?
    甲:应该是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终于勉强同意了。
    乙:那不还是一样同意了吗?
    甲:那不一样,说明我心目中,既有父母,也有女友啊。
    乙:那你父母怎么办?
    甲:他们可以再生一个儿子。
    乙:你父母多大了?
    甲:也不算老,也就五十多岁。
    乙:这时候还能再生个孩子,那你父母还真厉害。
    甲:不管他了,先把眼前的难关度过去再说了,岳父一听我同意了,那可高兴了,问我,对了,小伙子,你家姓什么啊。我心情还是很难过,有点卖国求荣的感觉,心不正焉得说,我家姓王。丈父一听,更高兴了。
    乙:姓王这高兴什么,有什么可高兴的?
    甲:他说,我家也姓王。
    乙:原来你们是一家人啊,那你刚才怎么没想起来?
    甲:刚才实在太紧张了,再加上那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激烈得我都忘了自己姓什么了。
    乙:你也真够胡涂的。
    甲:正说得高兴呢,听岳母在厨房里叫,小芹,我女朋友叫小芹,快来帮我烧菜。我回头一看,我女朋友站在我身边呢,却不动,我就说,,你妈叫你呢,你快去啊。
    乙:对啊,快去啊。
    甲:我女朋友说话了,我一听又乐了。她说,你不要理我妈,我爸在家时都是他和我妈做菜,她这是故意喊我过去,想盘问你情况的,我偏不理她。
    乙:你女朋友倒是挺了解你岳母的。
    甲:我岳父一看女儿不肯去,只好自己去了,岳母一看是岳父去而不是女儿去了,肯定是生气了。
    乙:你怎么知道的?
    甲:听岳母在厨房里说,死丫头,以前回来总围着我转,妈妈长妈妈短的,叫得人心里热乎乎的,现在叫她都不来,气死我了。
    乙:你岳母气你夺走了她的宝贝女儿。
    甲:我正听得得意呢,她母亲又说了一句话,可把我吓坏了。
    乙:她母亲说什么了?
    甲:她母亲说,老头子,你去告诉那小伙子,就说我不同意他和我们家女儿来往,你叫他走吧。
    乙:是吗,真说这话?
    甲:当然是真的了,我一听啊,可是真是觉得天晕地转,想我进门之后,也没做错什么啊,只不过喝了他家一杯茶,吃了只香蕉嘛,不至于这样对我啊。
    乙:是啊,那也太过分了。
    甲:我正这样胡思乱想着呢,只听她母亲又说话了:你干什么呢?
    乙:听声音,是跟你岳父说话的。你岳父说什么了?
    甲:我岳父说,我去叫那男孩走啊。我岳母说的话,又让我乐了。
    乙:她说什么了?
    甲:她说,我什么时候说话这么管用了?叫你去你就去了?我心里气得难受,随口说说,你还当真了?
    乙:整个一刀子嘴,豆腐心。
    甲:到吃饭的时候,一家人对我可热情了,岳母拼命往我碗里夹菜,一会儿,我的饭碗里就堆满了菜,从左边下筷子,右边的肉丸子会滚下来,从右边下筷子,左边的鱼丸子会滚下来,算了,换个地方,从面前下筷子吧。
    乙:这回吃到了。
    甲:哪啊,两丸子一起要滚下来。
    乙:咳,看来是装得太多了。
    甲:岳母一看这不成啊,满碗的菜吃不到嘴啊。回头对岳父说,你去给孩子拿个碗来盛菜吧。
    乙:这母亲想得还挺周到。
    甲:想得周到?你不知道,我岳母狡滑着呢。岳父刚走,她就凑到我面前,对我说,小伙子,在家是独生子吧。我说,是啊。她说,唉啊,有件事不太好办啊,我家就这么一个女儿,其实我是无所谓,可孩子他爸思想封建着呢,希望你们将来的孩子能跟我们家姓,前面几个孩子就因为这事,婚事没谈成,不过你看你小伙子挺讨喜的,如果你能接受最好,如果不行,我再做做孩他爸的工作。

    乙:你怎么回答?
    甲:我说,不,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我一向要立场坚定,孩子跟你家姓得了。岳母高兴了,她说,这孩子,真让人省心,那你家姓什么啊?
    乙:吹牛吹炸了,看你怎么收拾,快回答啊。
    甲:嗯----我家姓什么不重要,关键我们将来的孩子跟你家姓。
    乙:这倒也是,不过我还是想知道你家姓什么。
    甲:嗯,我母亲姓牛。就是吹炸了一张牛皮,要用十张牛皮来补的那个牛。
    乙:你跟你母亲姓?
    甲:嗯,我想跟她姓,我父亲没同意。
    乙:那你到底姓什么啊?快说啊!
    甲:岳母这时已经有点急了,她一急,我比她更急,汗都快下来了,心里暗暗喊,救命啊。就在这危急关头,岳父他端一个碗放在我面前,说,小路啊,给你碗。岳母一听,说,原来姓路啊。岳父一听,问,谁姓路啊。岳母说,你吃你的饭,不关你事。然后就不问了,哈哈,这事就算完了。
    乙:真是虚惊一场。
    甲:临走时,我看得出来二老对我非常满意,招呼我说,明天你再来。
    乙:那就再来呗。
    甲:我说,我明天我不来了。
    乙:怎么不来了?
    甲:明天我们要去领结婚证。
    乙:领了结婚证,那婚礼什么时候举行?
    甲:今天晚会结束后,马上就去举行婚礼。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