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世界十大博彩公司 > 搞笑世界十大博彩公司 > 讲述清朝时期的故事,世界十大博彩公司《财主与长工》

讲述清朝时期的故事,世界十大博彩公司《财主与长工》

时间:2018-09-06    点击:

    讲述清朝时期的故事,世界十大博彩公司《财主与长工》

    这个故事发生在清朝时期,它讲述的是财主与长工间闹出的笑话,搞笑的不得了。

    人物:财主,着清朝亮丽服饰。长工,着清朝穷人服饰。

    财主出台(迈绅士步,摇折叠扇)
    财主:我是东家。(说话稍慢)东,是“东方不败”的那个东。家,是“家财万贯”的那个家,东,家。
    (摇扇,稍歇)
    我的娃叫嘴巴。(一个飞吻)
    (得意)
    吃“北京烤鸭”,喝“四川啤酒”的那个嘴巴。
    (摇扇)
    咋个取名嘴巴呢?这你就不懂啦!咱东家的娃要多获取,嘴巴象征获取呐。
    (收扇,转忧)
    但是,有一点很不理想,我的嘴巴是个傻蛋。
    (转喜,摇扇)
    现在好啦!傻蛋变宝,咋个变的?说来话长,所以,今天我请长工到酒店一叙。(财主退出)

    长工出台(迈凯旋步,杠抹桌布)
    长工:我是长工。(说话稍慢)长,是“天长地久”的那个长。工,是“干活做工”的那个工,长,工。
    (稍歇)
    我的娃叫屁股。
    (怨愤)
    放屁的那个屁股,不管是不响的臭屁,还是不臭的响屁,统统的放。(握拳挥臂,表示抗议)
    (悲叹)
    哎,咋取个这么难听的名字呐?不瞒你说,这是东家给取的,说长工的娃要多付出,屁股象征付出呐。
    (转喜,得意)
    但是,有一点值得骄傲,我的屁股不但勤劳懂事,而且还乐于助人,所以,今天东家请我到酒店一叙。(长工退出)

    换幕(一个圆桌,两个木凳,桌上一个菜盘,两个酒杯)背衬一个很大的“酒”字。
    (喝酒)
    财主:(说话稍慢)想从前,我娃调皮傻蛋。到如今,我娃光辉灿烂。这一切,靠你彻底转变。在今天,特意为你设宴。
    (喝酒)
    长工:(说话稍慢)从前东家说过几遍,你的嘴巴是个傻蛋,希望嘴巴成为好汉,时常问我应该咋办?
     
    财主:是啊!我的嘴巴是个傻蛋,需要加强锻炼。起初我想让嘴巴做买卖,将来成为买卖行家。
    (怨尤)
    但是每次上街买豆油,嘴巴总是买成醋,卖醋的人觉得奇怪,对旁人说:“这家人咋个专门吃醋啦?”
    长工:记得你对我说过,有一次,你的嘴巴,花八两酒的钱,只买回不到四两酒,这是咋的?  
    财主:那个碗只能斟四两酒,嘴巴偏要买八两酒,碗小酒多,斟足四两酒,还剩四两酒,你说咋办?
    (望着长工)

    长工:剩那四两酒,退还给酒店呗。
    财主:要是退还就好啦!但是我这个嘴巴,偏不退还!
    长工:那咋个办?
    财主:我的嘴巴突然发现碗底还有一个空间,你猜咋干?
    长工:用碗底斟酒。
    财主:恭喜你猜对啦!我的嘴巴将碗翻扣过来,用碗底斟酒,你想,那碗底有多大的空间啦?还剩一小半酒,你猜咋办?
    长工:又将碗翻扣过来。
    财主:恭喜你又猜对啦!我的嘴巴又将碗翻转过来,又斟酒,所以,八两酒钱,买回不到四两酒。
    长工:要是你不说,我还以为是你的嘴巴偷酒喝呐。

    财主:我的嘴巴真是个酒囊!万般无奈,只好投入巨款,花几贯钱,专门请来一个秀才,叫嘴巴读书识字,希望嘴巴将来成为文学家。
    长工:那太好啦!
    财主:我的嘴巴刚认得人和木这两个字,就说:“都知道啦!”
    长工:你的嘴巴真是一懂百懂呐!
    财主:是一懂百不懂!
    长工:咋的?
    财主:我问嘴巴:“从前的从字咋读?”嘴巴说:“人,人。”
    长工:(惊奇,发呆,然后赞叹)好有创意啦!
    财主:认错字,有啥创意?
    长工:这反映你的嘴巴,想到的都是人,很注重人,做大买卖就是要懂得用人呐!

    财主:你倒说得好听!后来,我又问嘴巴:“树林的林字咋读?”嘴巴说:“木,木。”这个嘴巴真是有点木。
    长工:(愈加惊奇,发呆,然后赞叹)很有前途啦!
    财主:有啥前途?
    长工:这反映你的嘴巴懂得积累,树林的林,就是靠两个木积累成的,做大买卖就是要懂得积累呐!
    财主:不要讽刺啦!买豆油,打酒都干不好,做啥大买卖?这起码也要懂算术呀!

    长工:对呀!学算术,将来成为算术家。
    财主:学算术,第一天还不错,我的嘴巴刚懂得一加一等于二,就说:“我都懂啦!”我问:“懂啥?”嘴巴说:“一个数加一个数都等于两个。”
    长工:说得对呀!一个数加一个数都等于两个,真是算术天才!

    财主:屁个算术天才!第二天,我问一加二等于啥?嘴巴说:“一个数加一个数都等于两个。”我问:“到底等于啥?”娃说:“等于二。”我说:“放屁,应该等于三。”
    长工:应该等于三,我的那个屁股也懂得这个加法。
    财主:不懂其实没什么,只要改正就好。我的嘴巴不但不改,反而编出个理由。
    长工:啥理由?
    财主:嘴巴却说:“爹,你算错啦!一是一个数,二是一个数,一个数加一个数都等于两个。”如此说来,一加三,一加四,都等于二,哎,你说,以后咋个做买卖?
    长工:耶!我也跟着放屁啦!先前我也以为:“一个数加一个数都等于两个。”这个加法还真有点考究呐。
    财主:我的这个嘴巴做算术不懂加法,吃香喝辣,却很懂加法。人家吃一个“北京烤鸭”,我的嘴巴要吃两个。人家喝一瓶“四川啤酒”,我的嘴巴要喝两瓶。你说,我这个嘴巴是不是憨吃傻灌?

    长工:既然你的嘴巴对读书没有兴趣,不如做点家务事情,也许有转变。
    财主:我也有这个想法,后来叫娃学扫地,你猜,这娃咋个扫的?
    长工:没扫干净吗?
    财主:不扫还好,越扫垃圾反而越多!
    长工:是一边扫垃圾,又扔垃圾?

    财主:(渐醉)你猜不着吧!这娃不是扫出垃圾,是将屋外的垃圾扫进来,咋扫得干净?你说,该不该打我的嘴巴?
    长工:(渐醉)真的很难猜啦!
    财主:还有奇妙的呢!我睹你一贯钱,让你猜。
    长工:为得到那一贯钱,这次我得千方百计的猜,无中生有的猜!

    财主:这一次,我的嘴巴不错,没有将屋外的垃圾扫进来。
    长工:有转变啦!
    财主:转变个啥?没过多久,我又发现屋里有垃圾,你猜这是咋的?
    长工:又将扫出的垃圾扫进来。对吧!猜着啦!
    财主:没有猜对!继续猜。
    长工:又扔垃圾。

    财主:不对!猜不着啦!
    长工:哎,实在不好猜,你的那一贯钱得不到呐!
    财主:告诉你吧,后来我发现,嘴巴在人家屋外的垃圾撮箕里,贪婪地挑选什么,然后将挑选出来的垃圾运到自家屋里。你说,我这个嘴巴是不是该挨几巴掌?
    长工:你最好不要打你的嘴巴,其实,你的嘴巴在垃圾撮箕里,不辞辛劳地翻腾垃圾,很有希望呀!
    财主:有啥希望?
    长工:你的嘴巴有希望成为废品大王呀!
    财主:废品大王?
    长工:对呀!废品大王,不但能赚钱,还能保护环境呐!

    财主:(很醉)你是说,让我的嘴巴在垃圾堆里翻腾?放屁!我的嘴巴没有那个能干。我只希望我的嘴巴,像你的那个屁股就很不错啦!
    长工:(很醉)我的屁股的确值得娇傲。
    财主:你知道不?那时,我好羡慕你的那个屁股啦!
    长工:我的那个屁股,不但你羡慕,而且好多人都羡慕啦!

    财主:(滥醉)是啊!说,说句实话,那时,我的那个嘴巴,确实不如你,你的,那个屁股。  
    长工:(滥醉)所以,后来我给你,建议说:“不如用我的屁股,来感染你,你的嘴巴。”
    财主:(摇晃酒杯)这,这的确是个好注意,通过接触,万分成功!最,最近我发现,我的嘴巴,越来,越象,你的屁股,以至于分不出,哪是我的嘴巴,哪是你的屁股。(趴在着上)
    长工:(摇晃酒杯)这,这正是由于,你,你的,嘴巴,和我的,屁股,时常接触,转变的。(趴在着上)

    此时酒醒,两人站着。
    财主:(愤怒)你刚才说些啥?
    长工:我刚才只管喝酒,啥也没有说呀!
    财主:(嘲笑)哈!哈!我听到你在说啥。
    长工:(辩护)东家,你听我说,我有一个习惯。
    财主:啥习惯?
    长工:我一喝酒,就要乱说。
    财主:我也有个习惯。
    长工:啥习惯?
    财主:我一喝酒,就听不懂人家说的啥。
    长工:对啦!我乱说,你不懂,等于没有说。
    财主:(教训)你乱说这不是你的错,不承认,这就不对啦!其实我都听懂啦!
    长工:(担忧)东家,你没有喝醉?
    财主:假打!假醉!
    长工:(感到绝望)我有错!我不是有意骂人。

    财主:(讥笑)你没有错!
    长工:我没有错?
    财主:(带着讽刺)哼,不但没有错,还有很大的功劳呢!
    长工:功劳?
    财主:(严厉质问)我问你,现在是你占便宜,还是我占便宜?
    长工:这,这咋个说呢?

    (向着观众)
    财主:各位朋友!请大家猜,是财主占便宜,还是长工占便宜呢?
    (稍歇)
    长工:那还用说,财主想占便宜,反而挨骂,没有占到便宜,是长工占到便宜啦!现在财主想报复长工。
    (稍歇)
    财主:(欣喜)你猜错啦!是财主占便宜,财主的娃由调皮傻蛋,被长工的娃转变成勤劳懂事,这才是最大的便宜啦!要是自己的娃从歧途转变过来,就是被骂一千遍,都是值得的啊!
    长工:(恍然大悟)对呀!各位同学!你的爹娘为让你从歧途转变过来,甘愿承受一切屈辱,以至于忍受煎熬和泪水,这难道不是对你最大的爱吗?  

    财主,长工:(齐声)祝各位朋友,各位同学,前程美好,灿烂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