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世界十大博彩公司 > 搞笑世界十大博彩公司 > 关于新农村的戏剧世界十大博彩公司《戏说和谐新农村》

关于新农村的戏剧世界十大博彩公司《戏说和谐新农村》

时间:2018-08-10    点击:

    关于新农村的戏剧世界十大博彩公司《戏说和谐新农村》
    在党的领导下,农村的生活水平飞速提高,建起了高高的楼房新农村。农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闲来无事的人们,就喜欢聚在一起唠嗑嗑,唠出了许许多多的趣事。

    人  物  王凤霞 三十一、二岁,长山村支部书记。
    陶洪发 五十多岁,王凤霞的公公。
    陶  母 五十来岁,王凤霞的婆婆。
    玉  珍 二十一、二岁,王凤霞的小姑子,长山屯团支部书记。
    李占山 五十来岁,王凤霞家的邻居。
    李  婶 四十多岁,李占山之妻。
    迎  春 二十一、二岁,共青团员,李占山之子。
    男女演员即村民若干。
    时  间  现代,春夏之交。
    地  点  吉林某地,长山屯。


    第一场

    时  间  上午。
    地  点  陶家院内外。
            〔舞台两侧有四个象征房舍的通天景片。靠两侧边幕为固定景片,舞台中心的两侧为活动景片。两个活动景片略上方,嵌有桃李树花繁叶茂的图案。左侧为陶家,右侧为李家,景片后面有能起落的纱幕。表演区内适当的地方设有石凳、桌案等道具。 〕
           〔舞台的适当地方设有石桌、石凳。〕
            〔幕后村歌《美丽和谐的长山村》〕歌声:
    天边朵朵白云
    村头茵茵树林
    座座砖房盖绿瓦
    条条油路通家门
    一幅幅农家画卷
    新天新地是我成长的新农村
    这里有祖辈开拓的脚印
    这里有知恩图报的人们
    啊!美丽的长山屯
    可爱的父老乡亲
    丢不掉的本分
    改不了的乡音
    为了家乡富庶齐推进
    咱携起手心连心
    栽下摇钱树
    埋下聚宝盆
    让村屯披锦绣
    让黄土变成金

    东坡麦浪翻滚
    西岭牛羊成群
    养殖珍禽成一品
    林果大棚围村屯
    一片片田园美景
    新山新水是我生活的新农村
    这里是全省最大谷子生产基地
    这里有全国创业致富带头人
    啊!美丽的长山屯
    可爱的父老乡亲
    忘不掉的祖训
    舍不了的村魂
    为了百姓生活滋润
    咱团结紧齐耕耘
    做新型农民
    建设小康村
    共享太平盛世
    荫泽万代子孙

    〔在伴唱声中幕徐启。〕
    〔阳光明媚,蓝天白云,远处青山,近处垂柳。〕
    〔陶家景片拉开象征房门,景片后纱幕落下象征室内。前区两侧为两家的园子、仓子、猪鸡舍等。〕
    〔陶母腰系围裙,手拿簸箕喂鸡。〕
    陶  母   (叫鸡)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喜之不尽地)哈哈哈哈!
    (唱)冰雪化燕南来大地复苏,
                    鸡舍内搞卫生正忙消毒。
                    我陶家靠养乌鸡致了富,
                    多亏我儿媳妇建场把力出。
                    她有文化心肠好懂得技术,
                    去年通过选举当上村支书。
                    儿子在县城她就不回去住,
                    一天到晚村里村外紧忙乎。
                    今天帮助老赵家张罗养兔,
                    明天指导老钱家怎样养猪。
                    帮这家栽果树,
                    帮那家建书屋。
                    现在又成立公司农户入股,
                    描绘出全村发展宏伟蓝图。  
    励志在任期内家家都变富,
                    老百姓信服她都心盛劲足。
           听说家电下乡到了村部,我去搬个大彩电
             (唱)放在儿媳妇屋(解开围裙进屋)

    [李婶愁眉不展地上]
    李  婶 (唱)讲求讲借实在是打怵,
                 一脸抹不开脚跟直突突。
    (在陶家门外踟蹰不前)
    〔陶母收拾得利利整整地上,发现李婶带理不理欲下。〕
    李  婶  (迎上去)大嫂!
    陶  母  (停下)呦,她婶儿呀,咋总也见不到你的笑模样啦?
    李  婶  唉,愁都愁不完呢……
    陶  母  愁啥呀?
    李  婶  我们家这一眼一顾的,你心里不是明镜似的吗?
    陶  母  那也用不着愁,孩子小慢慢儿哄,哪能一锹掘个井?(讥讽地)马粪蛋还有发烧的时候呢,要走正道好好干,都能行!
    李  婶  嗨,大嫂!
           (唱)咱两家相邻十几春冬,
    不用遮不用瞒你最知情。
    怪只怪老头子不是好饼,
    几年的上访告状把家折腾穷。
    虽说是有人人有病,
    纵然是有地地难耕。
    庄户人混成这分就得认命,
    现如今政策虽好想富也富不成。
    陶  母  唉,耐求着过吧。你说我呢,也是老牛撵兔子——有劲使不上。我们大媳妇凤霞叫我给你留二百只乌鸡崽儿,可也没留下,一眼没照到,都叫大伙抢光了啦……
    〔陶洪发拿着镐从一侧上。〕
    陶洪发  那不是还……有一百呢吗?
    陶  母  (对陶洪发不满地)那是给老王亲家母留的嘛,一个也不能动! (转对李婶)亲故亲顾嘛,别说还给钱,就是白拿,也得先可着她家呀!
    〔陶洪发放下镐进屋。〕
    李  婶  没有拉倒,我那也是有一打无一打的。
    陶  母  我寻思……我寻思怕你那个啥呢。
    李  婶  看你想到哪去啦,有凤霞这么帮我们张罗,我就无可无可的啦。想起六年前来凤和宝林的事……嗨,都是我们不好,大嫂你……
    陶  母  咳哟,那还值得一提?我早都忘到耳门子后儿去啦!
    李  婶  大嫂,你们凤霞可比我们来凤强多啦!
    陶  母  嗯,我们凤霞是没比的,你说这家里家外,腿勤手快,地里伙计,更是不赖。对人实在,会做买卖••••••有能耐。这几年钱没少挣,累没少挨,我不能把她太亏待,这不,我打算给她买台大彩电,今个儿家电下乡,还打折呢。我得去了。(欲下)
    李  婶  (拉陶母)大嫂……
    陶  母  (冷冷地)有事?有事你就说吧!
    李  婶  把你家那钩秤借给使使呗!
    〔陶洪发拿簸箕从屋出。〕
    陶  母  (不假思索地)喔呵,你算借正当啦!
    李  婶  就你家有嘛!
    陶  母  丢啦!
    陶洪发  那钩秤好像在、在仓子里呢……
    陶  母  (斥嗒地)我就不如你,一边歇着去得了!(转对李婶)你说那钩秤年前叫老周小咬子媳妇借去啦,使完了你倒是送回来呀,她可倒好,打二场就给传丢啦……
    陶洪发  你,你去找找……
    陶  母  丢啦就是丢啦!(边往屋推着陶洪发边说)没有我还得现买一个去?(把陶洪发推进屋后转身)呦,我得走了!(急下)
    李  婶  难哪!
    (唱)老头他病缠身痛苦难捱,
    家里家外靠我一人来安排。
    看起来人若穷了三分矮,
    出出进进头难抬。
    迎春他为挣钱打工在外,
    我坐不稳,走不开,但愿我那迎春儿,太太平平早回来。(忧心忡忡地向远处张望片刻,挥泪下)
    〔启幕〕王凤霞唱:
    鸟儿唱,燕儿舞,东山西岭展新绿,
    〔王凤霞手提挎包风尘仆仆地上。〕
    王凤霞   (唱)人儿歌,马儿跃,南阡北陌正开犁。
    立夏时节洒春雨,
    男耕女作抢时机。
    听不尽田地里声声笑语,
    看不完养殖户群群猪鸡……
    〔幕后传出李婶的嗔怪声:“你咋吧药壶摔啦?”〕
    王凤霞  (唱)李大叔重病在身好生气
    李大婶愁绪满怀长叹息。
    想她家致富路上步难举,
    想她家破罐破摔心焦急。
    几天前村支部做出决议,
    对全村贫困户一一扶持。
    帮联带心连心走向富裕,
    我这个带头人义不容辞。
    (进院后发现桌案上放有野菜,忙要剁菜,放下挎包拿刀剁菜)
        [ 幕后李占山上气不接下气的咳嗽声、怒斥声:“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层皮,偏买她家的小鸡儿?还觍个脸借钩秤呢,明知道不能借给你!”李婶声:“养你的病得啦,别跟着瞎操心啦!”
    李占山声:“上哪去?你,你给我回来!”]
    〔李婶踉跄着上。王凤霞放下手中的活计迎上去扶住李婶。〕
    王凤霞  (关切地)大婶儿,又咋啦?
    李  婶  凤霞,你看看这个家还能好吗?
    王凤霞  大婶儿,您别着急,会好的!
    李  婶  不易呀!
    王凤霞  大婶儿!
            (唱)我劝大婶儿你莫忧伤,
    好景常须放眼量。
    现如今脱贫致富路子广,
    凤霞我能帮忙的定帮忙。
    咱村部决定您把乌鸡养,
    陶李两家院挨院补短取长。
    育良种扩大经营养销两旺,
    让长山家家户户都能借点光。
    大婶儿,养鸡是一项长盛不衰的产业,更不用说养乌鸡了,它可属于特色养殖呀。
    李  婶  这养乌鸡好是好,听说可不太好养,可打耗子还得个油脂捻儿呢!
    王凤霞  用不了多大本钱,就是短个千头八百的由我张罗就是,销售我还有门路。等迎春回来就好啦!
    李  婶  迎春?嗨,也不知他跑到哪去啦,真叫人放心不下呀!
    王凤霞  大婶儿,迎春叫我打发到省农科院学技术去了……
    李  婶  什么?学技术去了?
    王凤霞  总比他在外边乱转悠强啊!(继而歉意地)你看我事先也没有跟您们当老人的商量。
    李  婶  (担心地)这要叫你大叔知道了都得作翻天哪!
    王凤霞  不能的!等迎春回来我跟大叔说。您先进屋吧,千万别跟大叔吵,盼大叔病早点好,就是不干啥还能支支儿嘴呢!(将李婶送下,返身回到案前若有所思地剁着野菜)
    〔陶洪发从屋内出。〕
    陶洪发  回来啦凤霞?
    王凤霞  嗯!钱我都存上啦!(放下刀拿出存款折)给,存款折!
    陶洪发  交给你妈去,我不操那份心!
    王凤霞  嗯!(收起存折又欲剁野菜)
    陶洪发  凤霞呀,你妈跟你说多少回啦,家里的零活不用你伸手,村里的事就够你跑的了,可你……
    王凤霞  呆不住呀。再说我不干总得有人干哪,你们少干点儿,我多干点儿,累不着!
    陶洪发  (边走边自语地)这娘俩呀,一见活就抢……
    王凤霞  (忽想起什么)爹,李婶儿家借咱家的秤使啦?
    陶洪发  可不,你妈说借丢啦!
    王凤霞  前几天我看还在仓子里呢?
    陶洪发  说的是呀!
    王凤霞  我去找找看!(入一侧)
    陶洪发  (边说边走到菜案前)过日子谁还没有个求和借呢!(剁菜)
           〔王凤霞拿着钩秤从一侧出。陶母上。〕
    陶  母  (发现王凤霞拿着钩秤)你要干啥?
    王凤霞  李婶儿不是要借使吗?
    陶  母  (劈手夺过钩称秤)不借!
    王凤霞  (不解)妈!
    陶洪发  (将刀摔在菜案上)你……你有多蝎虎?(奔到陶母跟前夺钩秤在手)使坏了能值几个秃大钱儿!(向李家)她婶!
    陶  母  (欲夺秤)你给我!
    陶洪发  (甩开陶母)她李婶!
           〔李婶内应声:“哎———!” 〕
    〔王凤霞无所适从。李婶上。〕
    王凤霞  (机伶地从陶洪发手中拿过秤,神情自若地)大婶儿,我妈刚把钩秤找回来了,拿去使吧!
    李  婶  (感激地)大嫂,你还真搁到心上去啦!
    陶  母  (尴尬地一笑)嘿嘿!拿去吧!
           〔李婶喜悦地拿钩秤下。〕
    陶洪发  (挑战似的冲陶母)哈哈哈哈!
    〔陶母欲说又止,狠狠地瞪了陶洪发一眼。〕
    陶  母  (略思忖转对凤霞)我说凤霞呀,你人儿不大,心眼玩儿的可挺快趟!
    王凤霞  妈,老邻旧居的,谁都兴用着谁。眼下李婶儿家在全村也属于困难户啦,
    陶  母  困难怨谁,这几年又减、又免、又补的多少钱,都等于给咱们发工资了,可还是那么穷。该!
    王凤霞  妈!虽然强农惠农政策一个接一个,但李大叔不是有病吗!咱能不能也帮她家点儿,养几百只乌鸡,(兴致勃勃地)等到秋后,形成产业再联合几家,我正张罗成立农禽产品开发公司呢,到时候大大发发地干一场!
    陶洪发  (忘乎所以地)对,没冒儿!
    陶  母  (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哼,没门儿!(进屋)
    陶洪发  (一怔)你……你他妈……(进屋)
    王凤霞  (急切地)爹!(迅速跟进屋)
    第二场

    时  间  前场次日上午。
    地  点  陶家院内外。
            〔场景不变。〕
            〔玉珍舞纱巾上。]
    玉  珍  好大的风呀啊!
           (唱)春来塞外风萧萧,
               春风化雨涌春潮。
               周边村屯都跑到,
    谷子订单超指标,
               回家来找凤霞嫂,
    高高兴兴把任务交。
            〔陶洪发从屋出。〕
    陶洪发   (望天)看样子这大风啊,
    (唱)今天是不能消。
    玉  珍  爹!我嫂子呢?
    陶洪发  去公司工地了。今儿个风太大,播谷子怕够呛吧?
    玉  珍  那就挑豆种呗!
    陶洪发  说的是呢,走!(二人入侧)
           〔陶母从屋内出。〕
    陶  母  这可说起来啦,我老陶婆子虽说不尖可也不虎,不张不狂,不蛮不鲁,倆五知道一十,不是大白薯。昨天凤霞跟我说要跟那院在一块养乌鸡?哼,炮仗铺失火———想(响)个到!头几年那老油条把我们熊个苦,我若不想起来还罢了,若一思想起来呀,这心要是没有嗓子眼儿卡着,都得蹦出来啦!
    (唱)一提起老李家我心里直突突,
    老油条的心眼儿比那蝎子都毒。
    十几年我们两家挨邻住,
    两家处的还挺近乎。
    六年前他家姑娘二十五,
    想给我大儿子当媳妇。
    哪成想老财迷张口十个数,
    限我们三天把钱掂兑足
    那时侯就靠种地再没出钱路,
    年吃年用玉珍还念书。
    他明知现钱不够就放怵,
    七天后硬把姑娘嫁给大老吴
    我憋口怨气没场吐,
    蒙床被躺在炕上直骨碌,三天都没出屋。
    儿女亲事连肺腑,
    拿人心比自心搁谁谁不哭。
    现如今他家穷来我家富,
    这一会儿我腰板儿溜直,说话气也粗。
    我也没想把谁怎么怎么的儿,我就想出出气儿,解解恨儿,墙里的住脚——暗使劲儿!唉,掏心置腹地说,纯粹是武大郎买鸭子——各路鸟儿!(向侧)我说玉珍她爹,你在仓子捂扎啥呢?
    〔陶洪发内声:“挑豆种呢!”〕
    陶  母  那谷子不播啦?都几时啦!
            〔陶洪发内声:“风太大,不能播呀!”〕
    陶  母  (望天后自语地)可也是,(向仓内)我说你出来呀!
            〔陶洪发拿簸箕上。〕
    陶洪发  (不耐烦地)干啥呀?
    陶  母  明天杨老逛家的大小子结婚,你过去帮着张罗张罗呀!
    陶洪发  我去?
    陶  母  咋不去呀,红白喜事不是一家办的!(夺下簸箕放在地上)待会儿我挑,走,进屋!(推陶洪发进屋)。
    王凤霞  (向屋内)玉珍!玉珍!
           〔玉珍从仓内上。〕
    玉  珍  嫂子,周边村屯的谷子订单我完成了,220公顷,超额完成任务。
    王凤霞  太好了,你真能干。
    玉  珍  嫂子你干啥呢?
    王凤霞  给李大婶家备垅呢。趁今儿个风大不能播谷子,咱帮那院把苞米种上。走!
    玉  珍  我?……不去!
    王凤霞  嚯,你还破大盆端上啦!
    玉  珍  那么大个小伙子出外瞎转悠,反倒叫别人给他种地,没这个理儿!
    王凤霞  亏你还是个团书记呢!去,上李婶儿家把苞米种取来!
    玉  珍  不!
    王凤霞  哎呀,我的姑奶奶,四轮车还在地等着呢!
    玉  珍  你着忙你就去呗!
    王凤霞  (故作正经)不去拉倒,我还不管了呢,到秋后老李家喝西北风看咱谁心疼!(佯走)
    玉  珍  哎呀嫂子,嫂子……
    王凤霞  咋样,抻不住气了吧!
    玉  珍  等他回来我饶不了他!
    王凤霞  你就是把他吃了,我也管不着!
    玉  珍  (娇嗔地)嫂子!
    王凤霞  我可告诉你,迎春不像你想的那样,人家可是学技术去啦!
    玉  珍  那我也得给他来个下马威,镇一镇他!
    王凤霞  噢,将来你好当……
    玉  珍  不许你瞎说!(急去李家)
    〔陶母从屋出〕
    陶  母  老头子,你快出来吧!
           〔陶洪发一身新打扮十分不自然地上。王凤霞见状忙躲起。〕
           〔在明快的音乐声中。陶母前后左右地打量着陶洪发,陶洪发越发显得不自然。〕
    陶  母  妥!不大不小,肥瘦正好,年轻不少!
           〔王凤霞忍不住笑出声来。〕
           〔陶母,陶洪发发现王凤霞,窘然。〕
    陶  母  呀,是凤霞呀!
    陶洪发  这成啥啦,我不穿!(急进屋)
    陶  母  (向屋内)这老穷鬼!
    王凤霞  妈!
    陶  母  凤霞,我一早不就跟你说吗?今儿就别下地啦,把给你妈留的一百只乌鸡崽儿麻溜送去!
    王凤霞  忙啥的!
    陶  母  还不忙?你妹妹捎信带信的催多少回啦?
    王凤霞  其实我妈养不养都行,我寻思……(走到菜案前剁着野菜)
    陶  母  你寻思啥?(走到菜案前)
    王凤霞  我怕说出来您老生气!
    陶  母  啧啧啧!你就是当面儿骂妈两句妈也不生气,说吧!(从王凤霞手中接过刀剁菜)
    王凤霞  我寻思先把小鸡赊给那院李大婶儿!
    陶  母  什么,赊给那院李大婶?(把刀扔在菜案上)让她一边凉快凉快去吧!
    王凤霞  妈,李婶家眼下富起来挺费劲的,看在老邻旧居的面上,咱也该拉一把呀?
    陶  母  (不悦地)你留着那精神头往别的家用用。
            〔陶洪发换掉新衣从屋出,蹲在地上挑着豆种。〕
    王凤霞  (思索片刻)妈,再不就把咱家的乌鸡蛋借给李婶儿家几百呗!
    陶  母  不行,就是不行!
           (唱)养鸡为了鸡生蛋,
               留着鸡蛋好卖钱。
               借给他家我不敢,
    有日子借来没日子还。
    他家的事情你少管,
    让他们自己做梦自个圆。
    陶洪发  哼,我看你将来就得灶坑打……打井,房……房顶上扒门!
    陶  母  (对陶洪发)你不死在我的前头就能看着,我穷死也求不到他老李家头上!
    王凤霞  妈,宁吃过头饭,也别说过头话呀!
    陶洪发  家趁万贯,还……还有个凑……凑手不及呢,老李家把你咋的啦?
    陶  母  你记吃不记打,忘了六年前……
    陶洪发  (从地上跃起,制止他)你……你你你你……
    陶  母  你唱着说!
    陶洪发  你呀!
           (唱)两家相处十几年,
    如今隔墙如隔山。
    低头不见抬头见,
    轻易不该把脸翻。
    谁都兴落得个马高凳短,
    串换来往是自然。
    处人可要处长远,
    你不该小肚鸡肠总往钱眼儿钻。
    陶  母  我说你怕钱多咬手啊?告诉你说,到多咱都是哥哥有嫂子就穿大花鞋,你咋不想想。孙子都上中学了,没钱行吗?再者说啦,玉珍一、二年就得出门子,不好好赔送赔送行吗?
    陶洪发  我,我算说不过你!
    陶  母  说不过你还偏要说,没人把你当哑叭卖了!(旁白)舌头硬钻不过腮去!
           〔陶洪发无奈,蹲在地上挑豆种。〕
    王凤霞  妈,长山屯没有不知道您的、疼我,爱我,您就不能给我个面子……
    陶  母  凤霞,你是不知道妈的心哪!
    王凤霞  妈,您也不知道我的心哪!带领群众致富,密切联系群众,是我在支部提出来的,她们家正是爬坡过坎阶段,再说咱们家已经先行了一步,以起到了创业示范户的作用,我作为村支部书记不帮谁帮。
    陶  母  你也真好揽事儿!
    王凤霞  妈,你老不要忘了我前年上任时怎么向村民说的呀?
    陶  母  说是说,做是做,干部有多少是光说不做上来的?
    王凤霞  妈,李大叔有病,重活不能干,迎春毕业不到一年,地里活还不通路,大婶整天着急上火的,怪可怜人儿的!
    陶  母  你帮张家,帮王家,妈都不拦挡你,就他李家?你忘了,前一年选书记老油条他是怎么串联人整你的?
    王凤霞  那是过去,说他干啥。再说啦,冤家宜解不宜结吗?
    陶洪发  (对陶母)凤霞说的在理呀,再者说啦,凤霞过门儿到现在,没有为买件衣服央……央求你,也没有为买双鞋哀求过你,你……你真做的出来呀!
    陶  母  凤霞,你的心眼好使这我知道,可你……
    王凤霞  妈,受穷的滋味谁都尝过呀!
    陶  母  (沉思有顷)孩子,妈今天是打掉门牙往肚里咽,给你个面子,去,把鸡蛋查出二百,给他家送去!
    王凤霞  (感激地)妈!
    陶  母  就说我不知道!
    王凤霞  (不解)妈,您……
    陶  母  我不能上赶着他!
    陶洪发  (高兴地起身)这回么……
    陶  母  我说你还没上老杨家去呢?
    陶洪发  就走,这就走(下)
            〔王凤霞进屋。〕
    陶  母  (向屋内)凤霞呀,一会儿你抽点儿时间把小鸡给你妈送去,啊!
            〔王凤霞内应:“哎———!”〕
            〔陶母拿起畚箕入仓子。〕
            〔幕后一女声:“迎春回来啦?”〕
            〔“哎,回来啦!”迎春提旅行包兴冲冲上。〕
    迎  春  (唱)迎春信心百倍回长山,
    一路上好春景气象万千。
    布谷催春声声唤,
    东坡西岭种粮田。
    回长山见长山处处都在变,
    绿水蓝天歌声悦耳笑声甜。
    是那日爹爹叫我外出把钱赚,
    我心不甘情不愿左右为难。
    多亏了凤霞嫂让我去省农科院,
    两个月养殖种植技术学的全。
    从此后决心为村里做贡献,
    做一名创业致富的好青年。
             (贪婪地望着两家的院落、果树,心驰神往)
            〔玉珍背着种袋从李家方向上。发现迎春欲呼又止。〕
    玉  珍  (气冲冲地)哼!(欲走)
    迎  春  (惊喜,上前拉住玉珍)玉珍!
            〔玉珍狠狠地把种袋摔在地上不理。〕  
    迎  春  (不自然地)玉珍,我回来啦!
    玉  珍  回不回来碍我啥事!
    迎  春  嚯,又厉害上啦……
    玉  珍  发财了吧?
    迎  春  嘿嘿,两手空空!镚子绝无哇?
    玉  珍  告诉你说,你爹可一刻刻等你拿回钱来呢!
    迎  春  是么?
    玉  珍  若是没钱哪,就休想迈进你们家的门槛儿 ,说不定今儿个两条腿进去,明儿个就一条出来呢!
    迎  春  行啦,玉珍!(欲上前)
    玉  珍  (忙躲开)你问问你自个做的对不对,如今凤霞嫂正依托咱村优势资源,创办致富项目,大伙信心百倍,可你呢?打着不走,牵着到退,你爹病病歪歪,你妈日子难捱,可你数月在外,快哉乐哉,我看实在不该,再要是这样, 早晚拜拜,拜拜。
    迎  春  玉珍?你给我听着!
    玉  珍  (恐慌)什么?
    迎  春  我,我知道你会变心地!(转身跑)
    玉  珍  (委屈地)站着!
            〔迎春止步。〕
    玉  珍  (一步步走到迎春身边心痛地)你,你说什么?
            (转身到果树下哭泣)
    迎  春  (恐慌地走到玉珍身边)别哭啦!
    玉  珍  离我远点儿!(躲在旁边哭泣)
    迎  春  (又靠近玉珍)我委屈你啦。
    玉  珍  (停止哭泣)你呀,我知道你是学习去了!(举手欲打)
    迎  春  (顺势拉住玉珍手)玉珍!
           〔玉珍破涕为笑,起身与迎春走到果树下,二人沉浸在美好的回忆中。〕
    玉  珍  (唱) 眼望着桃李树思绪悠悠,
    迎  春  (唱) 往日的柔情蜜意涌心头。
    玉  珍  (唱) 那一年———
    迎  春  (唱) 咱俩刚十六
    玉  珍  (唱) 念高中同在———
    迎  春  (唱) 同在苇子沟
    玉  珍  (唱) 咱俩把桃李树———
    迎  春  (唱) 栽在大门口,
    玉  珍  (唱) 同浇水同培土———
    迎  春  (唱) 同把枝修。
    玉  珍  (唱) 谁料想那一年你姐姐出嫁后,
    十几年的好邻居结下冤仇,
    去年秋桃李成熟后。
    迎  春  (唱) 大个儿的李子我摘一兜。
                 送给大娘先尝第一口,
    玉  珍  (唱) 我妈她脸一扭说啥也没收。
    迎  春  (唱) 现如今你家越过越富有。
                 两家间还隔着一道沟。
                 怕的是咱俩的婚事难成就,
    玉  珍  (唱) 我不做轻薄桃花顺水流。
    迎  春  (忘情地握住玉珍手)玉珍!
    玉  珍  回来就好啦,长山屯正需要一个懂得技术的人才呢!
    迎  春  试试看,我也决心把我学得技术奉献给咱村!来!(拉玉珍到一旁坐,拿出养鸡手册指点给玉珍看)
            〔王凤霞拿一筐鸡蛋上,发现迎春略思忖,放下筐转身进屋。旋即拿一装小鸡崽儿的纸箱复上。〕
            〔陶母从仓内出,见玉珍、迎春后无名火起,欲上前。王凤霞见状,拦住陶母。〕
    王凤霞  (压低声音)妈,你要干啥?
    陶  母  你看玉珍和那什么干啥呢 ?
    王凤霞  他们俩儿是同学就不能说会话儿呀!
    陶  母  (半信半疑地)他俩不是偷偷摸摸搞那个乱(恋)爱呢?
    王凤霞  妈,看你想到哪里啦!不是的!
    陶  母  我是不放心哪、如今儿这姑娘小伙子越学越野啦,到一块正经的不唠,打情骂俏,又亲又抱,没事儿总往一块靠……妈亲哪,可肉麻死人啦!
    王凤霞  妈,玉珍可不是那种人!
    陶  母  你敢担保?
    王凤霞  嗯!
    陶  母  那咱就丑话说在头前,往后他俩要是出啥说道,我就拿你是问!
    王凤霞  行!(边往屋推着陶母边说)你就放心吧,玉珍的事算交给我啦!(将陶母推进屋,转身欲上前,略思索,从地上捡起石子像玉珍投去,躲起)
           〔玉珍,迎春一惊。〕
    玉  珍  (慌乱地)谁?(寻找)
           〔王凤霞闪出。〕
    王凤霞  我!
    玉  珍  (又羞又喜)嫂子!
    迎  春  (难为情地)凤霞嫂!(欲走)
    王凤霞  迎春!(拉过迎春)迎春,你回来的正是时候,你家也养乌鸡啦,这回可要看你的啦!
    迎  春  我?可听玉珍说,我爹他……
    王凤霞  你学回来养殖、种植技术,就凭这,大叔也不会怪你的……
    玉  珍  哼,也绕不了他,刚才大叔还狠歹歹的等他回来算账呢!
    王凤霞  (踱步沉思)哎,迎春,你先把这个拿着!(从兜里掏出一百元钱)给!
    迎  珍  这……
    王凤霞  你先到小卖店给你爹卖点好吃的,我先给大叔透个话儿,过一会儿你再回来!(拿过筐和纸箱)
            〔迎春迟疑地接过筐、纸箱。〕
    王凤霞  去吧!(送迎春边说着什么边下)
           〔玉珍拿起迎春的旅行包追下。少顷,王凤霞、玉珍复上。〕
    玉  珍  嫂子,那乌鸡雏不给你娘家送去啦?
    王凤霞  哪急顾哪吧!哎,玉珍,你们俩的事能定下来不?
    玉  珍  (敏感地)哎呀,你说什么哪嫂子!
    王凤霞  别装相啦,快说句痛快话!
    玉  珍  (羞涩地点头) ……
    王凤霞  好,嫂子支持你们!
    玉  珍  (感激地)嫂子!(继而担心地)就怕咱妈……
    王凤霞  不要紧,你听我的。
    玉  珍  你?
    王凤霞  记住,暂时把你爱迎春的心藏起来!
    玉  珍  (领悟)嫂子!(亲昵地扑到凤霞身上,继而拿起种袋跑下)
           〔王凤霞喜悦地拿起锹跟下〕

    第三场

    时  间  接前场。
    地  点  李家院内。
    〔玉珍、迎春跳出,剧情换景。〕
    〔陶家的景片合上,纱幕吊起;李家的景片拉开,纱幕落下。〕
    〔左侧天幕突出蓝天、白云、远山、近柳。〕
    〔李婶忧郁地拿着簸箕边挑着种子边上。〕
    李  婶  (唱)眼见得禾苗出土降甘霖,
    暖风吹落叶枯木又逢春。
    病缠身家贫困处处不顺,
    缺这个少那个全靠求人
    迎春他外出俩月有音信,
    了却我日日夜夜挂在心。
    凤霞说养乌鸡本该抓紧,
    思着前想着后心急如焚。
    〔一侧传来李占山痛苦的咳嗽声、呻吟声。〕
    李  婶   (向一侧)迎春他爹,歇会儿吧,别累着,好吃饭啦!
    〔李占山拿着镐步履蹒跚地上。〕
    李  婶   (忙迎上)快穿上点儿,别闪着! (从李占山肩上拿下外套为李占山穿上)吃完饭儿你蹓跶儿地上村部去一趟呗!
    李占山  干啥呀?
    李  婶  入股的钱还没谱呢,凤霞说帮咱家掂兑点儿,谁知能不能借着。
    李占山  眼下谁家不用钱?难哪!
    李  婶  (小心地)能不能上信用社……
    李占山  我说那信用社是给你家开的?说咱家有不良记录,别说是贷款,就是抬款谁敢抬给咱那!
    李  婶  看你也不容人家说话……
    李占山  想叫我靠别人活着?我不干!
    李  婶  你有志气我宾服你,你有病我体谅你,可今年开春儿,你说啥也不让迎春包地种,硬把孩子给逼走了,值为这个,我,我恨你!
    李占山  你恨我?那我恨谁去? (自我开脱地)那地那么容易包啊?迎春刚出学校门儿,庄家活半拉克叽,我又伸不上手,弄不好不得把家底都赔进去呀?嗨,对付着闹吧!
    李  婶  那就这么挺着脖子挨刀啊?
    李占山  不挺咋的,谁寻思能到这一步?有点钱都搭在路上了。
    李  婶  都是你上访惹得祸。啥也别说了。年前凤霞细字白文儿地跟咱说,让咱们多种些谷子,说是什么弱碱性产品,认了什么证,可值钱了,你就不信。
    李占山  拉到吧,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儿!
    李  婶  那院凤霞正张罗帮助咱们养乌鸡呢,我看…
    李占山  养鸡?你做梦去吧,老陶家叫咱给得罪啦,眼下还顾得上你?就算凤霞有这份心思,她婆婆能容她?好赖人家是一家人,臭死一窝烂死一块,你呀,远去啦!
    李  婶  凤霞跟我说,村里要成立公司+基地+农户,还让咱迎春去当技术员呢。你说这两个月儿子去哪啦?
    李占山  去哪啦!
    李  婶  去省城学技术去啦。
    李占山  什么?学技术去啦?
    李  婶  啊,说回来就成技术人才啦!
    李占山  谁让他去来着?
    李  婶  是凤霞……

    李占山  是她?好哇!
            (唱)一听此话肺气炸
                  手指西院骂凤霞。
    胆子可真大,
    敢给我当家。
    李  婶   (唱) 你轻点吵来轻点骂,
    凤霞她为咱好可千万别怪她。
    李占山   (唱 )自个猴自个耍,
    往后别理她那茬。
    〔王凤霞手拎红枣猪心,挎筐乌鸡蛋上〕
    李  婶   (掩饰地)凤霞呀,你大叔有病心焦,说不上两句话就跟我发通火。
    王凤霞  大叔的心眼可不坏,就是脾气……这是乌鸡蛋,现在孵还来得及。
    李  婶  哎呀!这回可好了,咱家也能养乌鸡了。
    王凤霞  大叔有病,遇事得多让着点儿。给,这是红枣和猪心!
    李  婶  你给我这个干啥?
    王凤霞  给大叔吃偏方啊。隔水蒸熟,分三天吃完。准保见效!
    李占山  (不冷不热地)那么灵验?
    李  婶  偏方治大病嘛! (接过红枣、猪心)
    李占山  我说凤霞,我们家的事往后你少管!
    王凤霞  大叔,你怎么啦?
    李占山  怎么也没怎么的!
    李  婶  看你这脾气!真不分好赖人。
    王凤霞  大叔,我在您跟前到多大也是孩子,有做的不对地方,您老只管指教!
    李占山  你把迎春打发到哪里去啦?
    李  婶  你、你呀!
    王凤霞  大叔,迎春叫我打发走啦,事先没跟您老商量这是我的不对,可是,大叔您总得想想,迎春太年轻啦,不该这么大撒手叫他出去乱闯,弄不好是要学坏的呀!
            [陶洪发提着迎春的水果兜暗上。]
    李占山  学坏?蹲笆篱子挨枪子儿活该!他要是不给我挣钱回来,我打断他的腿!
    陶洪发  (向幕后)迎春,你过来,让你爹打断你的腿我看看!
    李  婶  (顿喜)迎春回来啦! (向后幕深情地)迎——春!
    〔迎春提着纸箱和筐神情沮丧地上。〕
    迎  春  妈!
    王凤霞  迎春,你刚回来?大叔等你等的一刻刻的!(接过筐和纸箱放下)
    迎  春  爹!
    李占山  哼!
    陶洪发  咋的啦?
    李  婶  没咋的,都是叫病折腾的呗!
    王凤霞  (暗示迎春)去,赔个礼儿,说句软乎话啥事没有啦!
    迎  春  (一步步走到李占山身边,递上水果)爹!
    李占山  钱呢?
    迎  春  没挣来!
    李占山  (猛转身逼视着)你,你,你给我滚!
    王凤霞  大叔!
             (同时地)
    迎  春   爹!
    陶洪发  你抽的是哪股邪风啊?
    迎  春  (心灰意冷地)好,我走,我走!(转身欲走)
    王凤霞  迎春!
    李占山  全仗没有你,指儿不养娘,指地不打粮!
    王凤霞  大叔!
            (唱)大叔您冷对迎春不应该,
    凤霞我在一旁下不来台。
    理应把以往的事抛天外,
    迎春他有错处尽管说开。
    为啥事心平气和莫伤害,
    始末原由您老要想明白,我的大叔啊!
    李  婶  (哀求地)可别再难为孩子们啦!
    迎  春  (痛楚地)爹,您打我、骂我,我都受的了,可总得让我明白我错在哪啦?今年正月,您不让我包地种,我依着您,后来,您让我出去做买卖,我依着您!这不是我软弱无能!是因为您有病,我不愿惹您生气,只得委委屈屈地顺着您!
    陶洪发  孝子,孝子呀!
    迎  春  我知道家里等着钱用,可是那些不动力气来的钱,我一分也不愿挣啊!爹,您想没想想,您叫我去倒腾鱼,却一分本钱没有,您想叫我去偷,去骗吗?
           〔李占山一震。〕
    迎  春  是凤霞嫂送给我三百元钱……
    李占山  (惊)凤霞?
    迎  春  凤霞嫂不愿让我出去瞎转悠,叫我去省农科院学技术,还说村里一天给我五十元工钱,这有什么不好?
    陶洪发  好!有手艺就能吃一辈子!
    李  婶  (一字一泪地)迎春他爹,我们娘俩招不着你,惹不着你,啥事都顺着你,不能忍的也忍了,不该让的也让啦,还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你,你说呀!
           〔李占山悔恨莫及。〕
    王凤霞  大叔,你也该体谅体谅大婶,家里家外靠她一人操劳,这阵子她瘦多了、老多了、白头发也多了……
    迎  春  (声泪俱下)爹……
    李占山  孩子,别说啦!
            (唱)悔不该对人对事满腹疑虑,
                悔不该当初选举我和稀泥。
               悔不该亲人面前不讲道理,
    悔不该知认钱财不认曲直。
    迎春,孩他妈,还有凤霞,
          眼含热泪给你们赔不是,
          只怪我倚老卖老太自私。
          盼只盼早日病体能痊愈。
               也免得全家人跟我受委屈。
            (痛楚地)嗨,打完仗想起把式来,晚啦!
    王凤霞  不晚!只要咱们齐心协力,一年就能赶上去!咱村正筹备成立农禽产品开发公司,重点在弱碱性食品加工和养殖乌鸡、大鹅等,准备上谷子和玉米碴两条生产线,一定能打出自己的品牌。
    李占山  但愿如此啦!
    王凤霞  大婶儿,你在家没啥事,养些乌鸡,过几天再养些大鹅子,销售方面不用你管,咱让它处处来钱。
    李  婶  哎!哎!
    迎  春  (急切地)凤霞嫂!(指了指筐和纸箱)
    王凤霞  (拿起筐看故作惊喜地)啊呀,迎春拿回乌鸡雏来啦!
            (递给李婶)
           〔迎春拿起纸箱,交给李婶。〕
    李  婶  (掀看)呀,也有小鸡啦!
    王凤霞  这真是用啥来啥!好啦。迎春,现在正是播谷子的高潮,你到基地看一看,把把谷种关,若出现问题可是大事呀!
    迎  春  哎 ,我这就去!
    王凤霞  公司马上就要土建,你就专职跑一跑材料。懊,走,看看去。
    迎  春  行。(凤霞、迎春下)
    李占山  (走到陶洪发跟前,忏悔地)大哥,六年前的事儿,大嫂恼我个大疙瘩,都是我不好!
    陶洪发  啊呀,这你说远啦,你大嫂这个人哪,那是刀子嘴,豆腐心,别戗着她,得顺毛摩挲!行了,我得回去啦!(下)
            〔李占山、李婶拿着筐、纸箱等进屋。〕
            〔静场。幕后传来陶母的叫鸡声。陶母慌慌张张地上。〕
    陶  母  走东院,进西院,旮旯胡同找个遍,丢了个老母鸡,急出一身汗。咕……(到一侧)
            啊?这个瘟不死的,来填活人家来啦!(欲上前又止)他李婶儿,他李婶儿呀!
            〔李婶边应边上〕
    李  婶  大嫂!
    陶  母  下蛋鸡没一个,看看在你们鸡窝没有?
    李  婶  是吗?我去看看!(急入侧)
            〔少顷,李婶拿一死鸡上。〕
    陶  母  (忙迎上去)啊呀,这不正是我们家的护护嘴儿吗!咋死的?
    李  婶  谁知道啦!
    陶  母  这是哪个缺德带冒烟儿干的?啊?
    李  婶  大嫂,我看好像是鸡灾!
    陶  母  (发泄地)少念咒!准是你给鸡吃了耗子药啦!
    李  婶  (愕然)啊?大嫂你……你说话可得对心哪!
            〔陶洪发、李占山分别从自家屋出。〕
    陶  母  板上钉钉!
    陶洪发  这又咋啦?
    陶  母  小鸡死到他们鸡窝里啦!(将死鸡摔在李占山脚下)
            〔李占山默默地将死鸡拣起。〕
    陶洪发  (息事宁人地)我寻思啥事呢,拉倒吧!
    陶  母  哈哈,你可到好说话,你老婆叫人家霸去你也认可啦?
    陶洪发  (怒,举手欲打)你……
           〔陶母歇斯底里地用头向陶洪发顶去。〕
    陶洪发  (无可奈何地)你……你说的是啥话呀!(蹲下来生气)
    李占山  (对李婶严厉地)你给我回屋去!
    李  婶  不!这也太欺负人啦,是哑巴还得哇哇几声呢!
    陶  母  (气势汹汹地)哼!
    李  婶  你,我说老陶婆子!
            (唱)你的心眼儿可真刁,
                死个鸡为啥冲我嚎?(从李占山手中夺鸡摔给陶母)
    陶  母  (唱)你给鸡吃了耗子药,
                人赃俱在不认账有点短挠。(把鸡摔在陶洪发身上)
    陶洪发  (对陶母,唱)
               今天吵来明天闹,
    李占山  (对李婶,唱)
               越穷越给填熬糟。
    李占山  
            (同唱)碗边饭粒吃不饱,
    陶洪发
    李  婶
            (同唱)不分出里表坚决不告饶。
    陶  母  
           〔陶母、李婶拉出打仗的架式。〕
    陶洪发
            (同时拉住陶母、李婶,急切地)行啦!
    李占山
           〔陶母吵着闹着,李婶委屈地抽泣着被陶洪发、李占山拉下〕

    第四场

    时  间  前场二日后。
    地  点  陶家院内外。
           〔换景。同一场。〕
           [ 陶母从屋内出。]
    陶  母  (念)家虽不趁万贯,
    三天两头改善
    大鱼大肉不断
    再就是鸡蛋鸡蛋鸡蛋。
    前天跟那院好顿吵,闹得我两宿没睡好。三顿没吃食儿,肚子还挺饱。凤霞临出门儿时还叨咕着还要借给她家鸡蛋,哼,这回呀,就是说出红花绿叶来也不行,有鸡蛋我吃它,吃不了卖它,卖不了踹它,我偏要叫叫这个劲儿!捏把捏把他们家!
            (唱) 凤霞她出门两天多,
    我自个在家铆劲作。
    今中午我把鸡蛋查出三十个,
    蒸一盆鸡蛋羹全家管够喝。
    又选出十个大的就在盘里卧,
    再给我的老头子买瓶“洮儿河”。
    (向李家方向看一眼,显示地向屋内)我说老头子,你上小卖店买瓶好酒去!(又向李家望一眼)有那红酒再买两瓶尝尝!(又向李家望一眼)什么,没有?没有拉倒!
           〔陶洪发拿空面袋上,见陶母状,莫名其妙。〕
    陶  母  没有就该着咱省下!
    陶洪发  你这是跟谁叨啦叽咕的呢?
    陶  母  啊,这么早就回来啦,你还能不能干点活啦?
    陶洪发  谷种使……使没啦!
    陶  母  全包圆了?你呀,准是点厚啦?
    陶洪发  这么大的风不厚点还行?借点去!(将口袋塞在陶母手中)
    陶  母  这急等下洽地上哪借去?(又将面袋塞给陶洪发)
           〔李婶暗上。〕
    陶洪发  啊呀,你快点吧!(又将面袋塞给陶母)
    陶  母  干点儿活八十六个人赔着,你就不能借去!
    陶洪发  饿了,吃个饽饽,垫吧垫吧。
    陶  母  活不多干,除吃就楦!(欲走)
    陶洪发  哎,要张……“张杂谷” !(进屋)
    陶  母  我不管它张家谷,李家谷,得借着算!(回身欲下,发现李婶,背过身去)
           〔李婶有意避开陶母。陶母急下。李婶略思索,回身下。〕
           〔王凤霞上。〕
    王凤霞  (唱)为筹备农禽产品开发公司,
                跑项目办手续抢抓商机
                村为主户自愿实现股份制,
    以村带户两年变富不成问题。
    资金不足房产抵押试一试,
    但愿婆婆她能全力支持。
           〔陶洪发嘴里嚼着食物上。〕
    陶洪发  她嫂子,你回来啦?
    王凤霞  回来啦。爹,谷子播完啦?
    陶洪发  还没。谷种不够啦!
    王凤霞  那得张罗借点儿呀!
    陶洪发  我叫你妈借去了!
           〔李婶拿装谷种的面袋上。〕
    李  婶  大哥!给!
    陶洪发
            (同时地)啥?
    王凤霞
    李  婶  谷种,“张杂谷”。
    陶洪发  (顿喜)啊呀,你瞅瞅……(忙过去欲接忽转念)我让我们那个谁……谁去借啦!
    李  婶  这谷种迎春从农科站掏腾来的,若不差今年没包上地,这也剩不下,给,拿去用吧!(将种袋放在地上欲走)
    陶洪发  (征求地望着王凤霞)这……
    王凤霞  大婶你家也得种呢。我在基地给你们包了两晌。
    李  婶  我们哪儿有钱那?
    王凤霞  迎春学习期间村里给一部分工钱,剩下的我已经给堵上了。
    李  婶  真的?那你们先拿去,我再掂兑。大哥,千万别对大嫂说,大嫂要知道是我家的谷种,宁可地不种,这谷种也不能用啊!
    陶洪发  嗯,那都兴许呀,你大嫂这个人也忒格路啦,你可千万别……别……
    李  婶  我倒没啥,打过闹过就拉倒,不好记仇,有啥过不去的,不看大人还得看孩子呢!(下)
    陶洪发  (感激地向李家方向)好人,好人哪!(背起种袋)你妈把饭做好啦,饿了你就先吃吧!(下)
    王凤霞  (向幕后)爹,一会我也去!
           〔幕后陶洪发声:“不用啦,没多少啦!”〕
           〔王凤霞进屋。少顷,扎着围裙,提着猪食桶从屋出,走进一侧。旋即从一侧传出王凤霞的叫猪声。〕
            [“嫂子——!”随着喊声玉珍跑上。]
    玉  珍  (向屋内)嫂子!嫂子!
           〔王凤霞提桶从一侧上。〕
    王凤霞  扎乎啥?
    玉  珍  嫂子,你去县里回来了?
    王凤霞  回来啦!
    玉  珍  咋样啊?
    王凤霞  资金还有点缺口,我想把县里的楼房和鸡场做抵押贷点款。
    玉  珍  那妈能同意吗?
    王凤霞  这个先不急,(放下桶,从衣兜里拿出一沓简报)这是咱公司动员农户入股的
    玉  珍  (夺过简报看)太好啦,我看看,
    王凤霞  一会儿你发到各户,千万别落下,咱要做到公开、公道。
    玉  珍  哎!那现在就报名啊?
    王凤霞  啊!你给谁报哇?
    玉  珍  李大婶呗!
    王凤霞  我准知道你得先把李大婶儿举到前头。
    玉  珍   (辩解地)困难嘛,当然也有咱家啦!
    王凤霞  报名、签合同都没问题,但他们家就差两千元钱入股资金。
    玉  珍  (不假思索地)冲咱妈!(见王凤霞为难)你张不开口我来要!
    王凤霞  你?
    玉  珍  (自语地)得找个借口呀!(略思索)嫂子,来!
            (拉王凤霞耳语)
           〔陶母拿空面袋上。〕
    陶  母  这点儿谷种跑的,真费劲。(看见二人耳语)喳喳啥呢?
    玉  珍  妈!
    陶  母  喳喳话,烂嘴巴!(笑)凤霞回来啦?
    王凤霞  回来啦!
    陶  母  你爹在屋呢?
    王凤霞 (接过谷种)又下地播谷子去啦!
    陶  母  谷种借着啦?
    王凤霞  借着啦!
    陶  母  在哪借的?
    玉  珍  看妈你啦,总好刨根问底儿……
    陶  母  (旁白)这老鬼多能治腾人!(欲进屋又返)凤霞呀,给你妈的乌鸡儿都送去啦!
    王凤霞  (欲说)……
    玉  珍  (忙接)都送去啦!
    陶  母  那我咋恍惚的看那院的小鸡儿象咱家的呢?
    玉  珍   一样小鸡儿不有的是!你可真……
    陶  母  哼!你可别说,南北二屯没几家有。不是拉倒!(欲进屋又返回,看见凤霞拎着谷种去李家) 凤霞?你干啥去?
    王凤霞  啊!不干啥。(尴尬样)嘿,嘿。
    陶  母  你作什么腰哇!我使了吃奶的劲儿才借了这么点儿,又要添户她们,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你当我不知道哇?(上前把谷种抢下)
    王凤霞  不是。你听我说。
    陶  母  说什么,谁不知道他们人性狗臭的,想借都借不来,你和你爹合伙搓麽我?没门儿!
    王凤霞  妈?你误会了,刚才是大婶家的谷种,上赶着借给咱的。
    陶  母  胡说!他们能有这儿好心?
    王凤霞  妈?您不要把别人想的那样坏,邻里住着,真是的。
    陶  母  那我问问?(凤霞阻拦不住,冲李家喊)老李婆子?
    李  婶(上,无奈的)还要打仗啊?
    陶  母  这谷种是你家的吗?
    李  婶 (犹豫片刻为难地)啊!不是,不是。我寻思是啥事呢。(下)
    陶  母  你们看看?她敢承认吗?
    玉  珍  妈!你这样凶势,她能认吗?谁能跟你一样!
    陶  母  哎呀!我凶咋的了?啥人啥对待。滚一边去,没你事。
    玉  珍  妈?
    陶  母  (不耐烦地)干啥?
    玉  珍  你不是要给嫂子买彩电吗?
    陶  母  是呀!咋的?上次家电下乡,那些彩电我都没相中。
    玉  珍  那就到县里买去吧!
    陶  母  买呗!
    玉  珍  拿来!
    陶  母  啥?
    玉  珍  钱!
    陶  母  你个死丫头,也不是给你买呢。凤霞!
           (唱)自从你进我家没少操劳,
               好福没享着好罪没少遭。
               只因为头几年家境不好,
               新式样家电啥也没捞着。
    现如今生活好转得温饱,
    再给你补补缺让他们瞧一瞧。
    王凤霞 (唱)妈妈您这样做凤霞不敢应,
               就算我记下您疼我一片情。
               家里有钱先可着二老用,
    我今天不要往后也不争。
    陶  母  你也别这么说,就凭着妈的心思办!
    王凤霞  妈,您要有这份心思,就把买彩电的钱先借给我吧!
    陶  母  (诧异地)什么什么,借给你?哈哈哈哈!这一家人咋还说起两家话来啦?
    王凤霞  真的,我有点急用。
    陶  母  (警惕地)干啥用?
    玉  珍  该借就借,该给就给,问啥?
    陶  母  哪也得花到明处啊!
    王凤霞  (扶陶母坐)妈,咱村成立农禽产品开发公司,是基地+农户的经营模式,以自愿入股为前提,以互利互惠为内容,以自我管理为特征。秋后的谷子、苞米、各种杂豆统一收购、统一加工、统一包装、统一销售,甚至出口国外,可挣钱了。另外把养殖业也囊括里边,加工的残料做食料,又延长了产业链条。
    陶  母  是不错。那就入股。钱不成问题。
    王凤霞  问题是——我没那么多钱?我寻思让那院儿李婶儿——
    陶  母  什么?闹了半天,你们还是往那院使劲哪?不行!
    玉  珍  妈,你咋总跟那院冰火不同炉呢?
    陶  母  呆着你的!我可真看不透你们,一个不给我长脸,一个不给我争气,胳膊肘往外拧,老跟我唱对台戏!
    王凤霞  妈!成立公司是发挥它的辐射带动、科技拉动、效益驱动,形成带动一个产业,打出咱自己的品牌,致富一方百姓,这回迎春又学会了技术,往后————
    陶  母  别说了,说这些我也不懂。行啦!我告诉你凤霞,打你过门儿到现在,我可没错待过你,咱们娘俩儿也没红过脸儿。可你也得自己留个台阶,别说往后落得个婆媳不睦!
    王凤霞  (一震,沉思有顷)妈,您别生气,这钱我不借了就是!
    玉  珍  (激动)差啥呀?真没想到妈的心这么狠!嫂子一口一个借,别说是借,就是给也应该!这几年又建鸡场,又跑买卖,她活没少干,累没少挨,苦没少吃,钱没少挣,挣一个交一个,挣两个交两个,这个家没有我嫂子能过这样儿?做梦吧。这些年自己没买一件象样的衣服,没买一双象样的鞋,还咋的,换个茬行吗?
            〔陶母心有所动。〕
    王凤霞  (啧怪地)玉珍!
    玉  珍  嫂子自从当了书记之后,帮了这家帮那家,这是她的职责,总想着那院儿,是因为那院儿最穷。她向你借钱是因为她是你的儿媳妇。别以为全村就你有钱?
    王凤霞  玉珍!
    玉  珍  (拉过王凤霞)走,跟我踏遍整个长——山——屯!
    王凤霞  你要干啥?
    玉  珍  借钱去!(拉王凤霞欲走)
    陶  母  (神情急剧地变化着,蓦地起身回来!)
            〔王凤霞拉玉珍站下。〕
            〔静场。陶母沉思良久,从衣兜里掏出存款折。〕
    陶  母  给,拿去吧!
    王凤霞  (不接)妈!
    玉  珍  (忙接存款折,喜形于色)我知道妈会给的!
    王凤霞  妈,我难为您老啦!
    陶  母  别说这些啦,只要能懂得妈的这份苦心,我就知足啦!进屋吃饭!
           〔三人进屋。〕
    第五场
    时  间  前场后月余。
    地  点  李家院内外。
           〔换第三场景。〕
           〔李占山略有喜色地拄棍从屋出。〕
    李占山  (唱)转眼之间三春过,
                风和日暖绿满坡。
    现如今家家致富人人乐,
    长山屯户户奔向好生活。
    多亏有凤霞书记心肠热,
    为村民跑前跑后紧张罗。
    有这样好领导实在难得,
    一肚子感激话不知从哪说。
    但愿得陶家嫂子谅解我,
    到秋后我打好酒,把肉割,两家人凑一桌,重叙旧时喀儿。
            (向一侧)迎春他妈!迎春他妈!
           〔李婶答应着上。〕
    李占山  医保证放哪儿啦? 我上乡里卫生院去一趟。
    李  婶  在电视机底下呢。
    李占山  这两天这心口有点儿堵得慌。
    李  婶  乡里卫生院能治好你的病?迎春说啦,等割完地儿、收完秋儿要领你到大地方看去呢!
    李占山  可得了吧,上下八程的没病也得折腾出病来,就这么弄点顶着药吃吃算了。
    李  婶  你呀,一辈子就这么穷刚强。去吧,慢点儿走!哎?回来顺便去谷地看看,是不是铲得了。
    李占山  可不咋的,是得看看。(欲走又返)昨下晚儿我听凤霞叨咕着,她家的小鸡儿又病了,死不少了,等迎春回来再叫他过去看看!
    李  婶  哎呀!老陶婆子说她能治。
    李占山  拉倒吧。能治还死了不少?快让迎春去吧。
           〔李占山下。〕
    李  婶  哎!这回可真要过好了!
           (唱)实难遇凤霞这样大好人,
               八天前亲自把鹅雏送上门。
               她为了成立公司把心操尽,
    全村人老老少少都有心。
    虽说是陶大嫂心里气不顺,
    好赖不济是近邻。
    只要能忍咱便忍,
    圆了扁了求啥真。
    但愿今年地丰收人走运,
    只求得马合套人合心,陶李两家满院春,就好像一家人。
           〔迎春拿锄上。〕
    迎  春  妈!
    李  婶  迎春,快过去给你陶大爷家看看小鸡儿去!
    迎  春  都看过啦,是球虫病,已经用过敌菌浄了,今天早上又和凤霞嫂用生石灰水消了毒,不要紧的。
    李  婶  别大意了!
    迎  春  今儿个一早陶大爷上公司领药去啦,说还给咱家带回来预防药呢。
    李  婶  那敢情好,快过去看看吧!(下)
    迎  春  哎!(放下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