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安类的搞笑世界十大博彩公司《重案嫌疑犯》_我爱小品网 - 澳门网上博彩网站_世界十大博彩公司_全球十大博彩公司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世界十大博彩公司 > 搞笑世界十大博彩公司 > 治安类的搞笑世界十大博彩公司《重案嫌疑犯》

治安类的搞笑世界十大博彩公司《重案嫌疑犯》

时间:2018-08-09    点击:

    治安类的搞笑世界十大博彩公司《重案嫌疑犯》
    在家闲的无聊的时候,没有事干的时候,不妨来看看这个警匪剧,来把让的神经紧绷紧绷吧!
    时间 现代
    地点 某国道路边餐馆
    人物 赵 姐、刘师傅、巧 儿、大胡子、王所长
    (巧儿在店内收拾餐桌。
    (王所长上。
    巧 儿 您好,欢迎欢迎!(对内喊)赵姐,来客人了!
    赵 姐 哟,王所长呀,好久不见,真是贵客啊!
    王所长 贵什么客呀。生意还好吧?
    赵 姐 啊呀,这不托您的福嘛!
    王所长 哪里哪里,主要是你能干贤惠。
    赵 姐 (嗔怪地)你好久不带客人来了,是嫌贵了,还是嫌味道差了呀?
    王所长 不是不是。现在搞廉政建设,一般来客都在所里的食堂吃,不到外边吃饭了。
    赵 姐 哎哟,有这必要吗?真是!人是铁,饭是钢,小吃小喝有何妨。
    王所长 话不能这么说嘛。
    赵 姐以后你带来的客人都八五折优惠,你个人就餐,全免!巧儿快给王所长上茶。
    王所长谢谢。不用客气。
    赵 姐不是客气。我们开路边店的,得靠你们维护治安,为我们保驾护航啊。
    (巧儿上,递茶给王所长。
    王所长 维护社会治安是我们应尽的职责嘛,你说是吧?
    赵 姐 是的是的。
    王所长 (盯着巧儿)这位姑娘好陌生,是你新雇请的吧?办暂住证了吗?
    赵 姐 哦,她是我远房亲戚,才来两天,还没来得及办呢,明天就找你办去。呃,你今天在这里吃饭了走哇,王所长!
    王所长 不了。我是来巡查的。上头通知,有一个重案嫌疑人可能流窜到了我们这一带。
    赵 姐 (紧张地)重案嫌疑人?抢劫杀人犯?还强奸犯?
    王所长 这个嘛。主要是诈骗,骗财骗色。不过这种人狗急了就会跳墙,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
    赵 姐 (惊吓地)呵,这可怎么办呢?
    王所长 不要怕。有我们人民警察,坏人来一个抓一个,来两个抓一双。你们警惕性高一点就是。
    赵 姐 好的好的。一有情况,我们就报告。
    王所长 就这样吧,我先走了。
    赵 姐 您吃了饭再走呀!
    王所长 不了,谢谢。
    (王所长下
    赵 姐 刘师傅,巧儿,快来快来!
    (刘师傅,巧儿上。
    刘师傅 什么呀?老板娘。
    赵 姐 情况紧急。刚才王所长说,这两天,有一个重大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已经流窜到我们这一带,大家要提高警惕,发现可疑人,就尽快报告派出所。
    巧 儿 啊呀,这可怎么得了呀,我好怕。
    刘师傅 怕什么怕?有我男子汉大丈夫在此伺候,(举刀砍下)看他有几个脑袋!
    赵 姐 哼,现在倒勇敢,到时候不会丢下我们两个弱女子,自己躲到柴火灶下筛糠吧?
    刘师傅 开玩笑!我当过基干民兵,打过枪,练过拳。(脱下外衣,露出臂膀)你们看我这身肌肉,怎么样?跟拳王泰森差不多吧?一两个小伙子都不在话下啦!
    巧 儿 真的呀?
    刘师傅 这还有假?二十多年前,我有一次晚上看完电影回家,在经过水库时,听见有人在喊救命,我跑过去一看,发现两个小流氓正要欺侮一个小姑娘,我见义勇为,冲过去一声大吼:“住手!”流氓见只有我一人,手持尖刀扑了过来,我倒退一步,拉开加工,三下五除二,就把其中一个打倒在地┉┉
    巧 儿 还有一个呢?
    刘师傅 丢到水库里去了。
    巧 儿 那个姑娘呢?
    刘师傅 那个姑娘当然感激不尽啦!
    巧 儿 怎么感激的呢?
    刘师傅 嘿嘿┉┉她非要做我老婆。
    巧 儿 你答应了?
    刘师傅 为什么不答应呢?
    巧 儿 她就是现在的老婆?
    刘师傅 对,就是现在的老婆。
    赵 姐 怪不得你老婆这么爱你罗!
    刘师傅 嘿嘿,当然啦。
    巧 儿 有刘师傅保护,我们就放心了。
    赵 姐 刘师傅,如果重案嫌疑人有枪的话,怎么办呢?
    刘师傅 枪?这要看什么枪。
    巧 儿 什么枪?五四手枪,自制土枪呀,等等。
    刘师傅 如果是假枪就好说了。我先来个空手道,把他摔倒在地,然后 “缴枪不杀”!
    赵 姐 如果是真枪呢?
    刘师傅 (尴尬)真枪?这个┉┉这个就有危险了。
    赵 姐 嘻嘻,看样子也是个怕死鬼!
    刘师傅 不是我怕死,主要是怕、怕我死后,你们被,被他┉┉那个。
    巧 儿 (撒娇地)刘师傅,刘大哥,我连婚都结过,如果万一,那我就完了。
    刘师傅 放心好啦。到时候我挺身而出,英雄救美女!
    赵 姐 好啦好啦,不要吹牛皮啦,到时就请你保佑啦!
    (大胡子上。
    赵 姐 来客人了!都各就各位。
    (刘师傅下
    巧 儿 先生,欢迎光临。(顺口问)请问几位?
    大胡子 你没看见只我一个人?
    赵 姐 对不起,请坐。巧儿,快上茶。
    (巧儿端茶,递上
    大胡子 (端起就喝)哎哟,烫死我了!
    巧 儿 对不起,对不起。这是热茶。
    大胡子 我要凉茶,用大茶碗!
    赵 姐 (使眼色)快去快去。
    巧 儿 好的好的。(警惕地打量大胡子,急下)
    赵 姐 先生,您看吃点什么菜?
    大胡子 就来两三个菜吧,你们随便安排就行
    赵 姐 好的,好的。
    (巧儿端茶上。
    巧 儿 先生,请喝凉菜。
    赵 姐 先生,您慢慢喝茶,菜很快就会上来。
    巧 儿 (递上一本杂志)先生,没事先看看杂志。
    大胡子 你们动作快点,吃了我还要赶路。(埋头翻阅杂志)
    赵 姐 没问题。你休息一下,很快的。
    巧 儿 (拉到一边,小声地)赵姐,这个人好可疑呀。只怕就是王所长说的那个重案嫌疑人。
    赵 姐 嗯,很有可能。
    巧 儿 你看他那副样子不像是个好人。蓬头垢面,一脸杀气。
    赵 姐 你快去告诉刘师傅,要他作好搏斗准备,再到屋里打电话向派出所王所长报告。我在这与他周旋。
    巧儿 好。(巧儿急下。 
    大胡子 (站起来,一边在店内四处查看,一边问赵)谁是这里的老板啦?
    赵 姐 我就是,我就是。
    大胡子 你这么年轻就是老板?
    赵 姐 嘿嘿,不年轻了,三四十岁了。
    大胡子 不可能吧?我还没见过你这么年轻漂亮的女老板呢。
    (刘师傅、巧儿在厨房门口向外张望,神态紧张。
    赵 姐 嘿嘿,谢谢您老人家看得起呀。
    大胡子 你这里生意很好吧?
    赵 姐 一般,很一般。
    大胡子 每天来来往往人不少,一个月赚个几万块应该没问题。
    赵 姐 哪里哪里,赚的钱都还欠账了。
    大胡子 你们这里都是夫妻店吧?老公做厨师,老婆数票子。
    赵 姐 我这里不是。老公是老公,厨师是厨师。
    大胡子 老公不是厨师,厨师不是老公。
    赵 姐 对,没错。
    大胡子 你们这里治安状况怎么样?
    赵 姐 还可以。经常有警察到我店里来巡逻。
    大胡子 警察经常到你店里来巡逻?
    赵 姐 不是不是。我是说,经常有警察到我店子附近巡逻。
    大胡子 哦,那好嘛。晚上是不是有人值班呢?
    赵 姐 当然有人值班啦。每个店里都有保安。有一次,隔壁店里抓了一个坏人,被打得哌哌叫。要不是我两面保他,只怕早就小命呜呼了。
    大胡子 哦,遇到这种情况应该报警,不能打人。
    赵 姐 那是那是。(旁白)坏人包庇坏人,肯定不是好人。
    (巧儿与刘师傅相互推搡,不敢端菜出来。刘师傅只好壮着胆子端菜上。
    刘师傅 先生,菜上来了,请慢用。
    大胡子 好,好。
    赵 姐 (介绍刘)先生,这位就是我们店里的厨师兼保安。
    大胡子 (盯着刘)哦,不错。呃,碗筷呢?
    刘师傅 哦,还没碗筷呢,我这就去拿,就去拿┉┉
    (慌乱中跌倒在地,大胡子连忙上前搀扶。
    刘师傅 (惊吓地把赵拉到一边)我的妈呀,他有枪!
    赵 姐 你怎么知道他有枪?
    刘师傅 我刚才摸到了他腰上有硬家伙。
    赵 姐 硬家伙就是枪?
    刘师傅 (哭相)绝对不是刀,肯定是枪。这可怎么办呢,我的老板娘?
    赵 姐 一副草包相!(冷静地)这样吧。我尽量把这个家伙灌醉再说。
    刘师傅 好,好。
    (刘急下
    赵 姐 (主动套近乎)这位大哥,听口音你不像是本地人哪。
    大胡子 我呀,出生在东北,生长在西北,奔走在南北。
    赵 姐 哦,你让我找不着北。(试探地)大哥是干哪一行的?
    大胡子 能看出来吗?
    赵 姐 嘿嘿,看不出来。
    大胡子 告诉你吧,我是专门与坏人打交道的。
    赵 姐 与坏人打交道的?(旁白)哼,与坏人搅和在一起,能是好人吗?我一定要稳住他。(主动陪酒)我敬你一杯酒好吗?
    大胡子 我不喝酒。
    赵 姐 (拿着酒瓶上)哎呀,男子不饮非好汉呀。酒能活血通筋,消疲止累,畅快身心,其味无穷啊。
    大胡子 哦,是么?
    赵 姐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敬你的酒吗?
    大胡子 为什么呢?
    赵 姐 因为你很像我的表哥。
    大胡子 像你表哥?
    赵 姐 是呀。他也像你一样魁梧、威猛,有一种挡不住的阳刚之气。我们曾经相爱过,如果不是家里干涉,我跟他可能早就┉┉不好意思。唉,表哥,这杯酒一定要喝!
    大胡子 我可不是你表哥。
    赵 姐 我看差不多呀。来干呀,干呀。
    大胡子 (勉为其难似地)好吧,盛情难却。我意思一下。
    赵 姐 不行呀,表哥,你非得干!
    大胡子 好,好,干就干!(假装一饮而尽)
    赵 姐 我再敬你一杯。我这里的酒都是自己酿的高级龟蛇补药酒呢。喝呀,干呀!
    大胡子 (又一饮而尽) 再不喝了,已经不行了。
    赵 姐 哪呀,像表哥这酒量,喝个半斤八两不会醉。巧儿,快来敬我表哥的酒。她最喜欢你这样雄性十足的酷男呢。
    (巧儿上。
    巧 儿 小妹我从来不喝酒,一端酒杯就怕丑;大哥你长得好迷人,我生怕一见就钟情。干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