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世界十大博彩公司《大话上海滩》 搞笑风云会_我爱小品网 - 澳门网上博彩网站_世界十大博彩公司_全球十大博彩公司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世界十大博彩公司 > 搞笑世界十大博彩公司 > 搞笑世界十大博彩公司《大话上海滩》 搞笑风云会

搞笑世界十大博彩公司《大话上海滩》 搞笑风云会

时间:2018-05-31    点击:

    世界十大博彩公司《大话上海滩》

    时间:九十年代

    地点:冯敬尧家

    人物:许文强 冯敬尧 阿鬼 冯程程 阿飞 阿其

    人物造型:许文强:正宗周润发版

                 冯敬尧:睡衣休闲版

                 冯程程:丑女如花版

                 阿鬼:正常管家版

                 阿飞 阿其:正宗冷色保膘

    剧情开始:

    演员小品上台摆好塑像,旁白人物介绍:

    许文强:性别:男 民族:汉 出生年月:不详 年龄:不详 爱好:吃喝嫖赌抽 特长:造型

    学历:毕业于清华,就读于北大,哈佛留过学,牛津读过书!

    此人为人低调,从不拿这些事说事!

    冯敬尧:性别:男 民族:哈克其尔 出生年月:不详 年龄:不详 爱好:坑蒙拐骗偷 特长:整事!

    学历:毕业于孤儿学院 就读于民办大学 高中没毕业 大学没读完!

    此人为人卖弄就爱拿这些不成熟的事说事!脸皮贼厚钢针穿不透!!!

    冯程程:冯敬要尧之女,据新华社报道,新闻联播播报,狗仔队暴光,等各大媒体发布,与许文强曾有一腿,现在两人感情处于低谷,其他资料不详!!!

    阿飞 阿其:许文强保镖,其他资料不详!

    阿鬼:冯敬尧管家,绰号:老不死的鬼此人为人阴险毒辣又狡诈!!!唯一优点是对主人衷心耿耿,让他小便从不大便,盲肠炎就是这样憋出来的!!!

    (音乐:〈霍元甲〉开头〉下场

    内容:

    (冯敬尧,穿一睡衣,坐自家沙发,抽着烟斗悠闲自在)

    冯:鬼啊,阿鬼,老不死的鬼!!!

    阿鬼:老爷有什么吩咐?

    冯:给我捶捶腿啊。     小腿啊!!!

    阿鬼:老爷啊,像你这么大年纪还在江湖上打拼,真让阿鬼感到佩服啊!

    冯:哎 不拼行吗???人生就是一场拼啊阿鬼!!!

    阿鬼:是 是 是 可话又说回来了,当初你要不是把许文强给做了,是不是也有人替你分担分担啊!

    冯:别跟我提他!提他我就火大!做掉他是我一生中做的最明确的一件事!想当初要不是他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我能做出这一步?!他不给我面子,就是拿我的面子当鞋垫子!他那我的面子当鞋垫子就是不给整个上海滩人面子!不给上海滩人面子,那么,我就得弄死他!   弄不死他我就不舒服,不舒服我就谁不好觉! 你看我这白头发,都是让他害的啊阿鬼!更可恨的是,他还泡我的闺女,那我更得弄死他!

    阿鬼:是 是 是… 您的白头发啊,明我带您到矸⒎蝗救荆 绮梢谰刹患醯蹦臧。。?br> 许:(幕后)依旧个屁!!!{(音乐〈上海滩〉起)许推门而入,阿其搬一椅子给许文强,许摘下礼貌阿飞接过,阿其替许脱下风衣,一个周润发版的许文强展现在观众面前}

    {冯和管家吓的满头大汗,冯慢慢走到许面前,摘掉许的墨镜}

    许:冯先生别来无样啊!!!

    冯:文~文~文强~来寒舍有何贵干啊?

    许:刚下火车我就直奔你家而来,你知道为什么吗?(冯要张嘴)你不知道!因为我两年没见你了!你明白为什么吗?(冯要张嘴)你不明白!因为我两年没在上海了!你了解为什么吗?(冯要张嘴)你不了解!可今儿我有回来了,这里面的原由你懂吗?(冯要张嘴)你不懂!

    冯:文强 让我说句话行吗?(许伸手释意)那这两年你都在外面干了些什么?

    许:至于那时一九几几年的第几场雪我已经记不清了,但我唯一记的清的是,我在杭州娱乐城所度过的两年艰辛岁月,刷碗洗盆儿,端菜倒水儿,我样样精通!让我体验了一下下等人的生活!全是你逼的!不过我还要谢谢你!要不是你,我也活不到现在!

    冯:啊???

    许:想不到吧,是你的死对头头雷老虎救了我,让我忍受他两年的王八气,他个老不死的整天爱我耳边唧唧歪歪,婆婆妈妈,就像是一只苍蝇,哦不!是一群苍蝇嗡嗡乱叫,我终于受不了,所以我找了个机会把他干掉了!!!

    冯:???

    阿鬼:什么?雷老虎救了你你还把他干掉了?!!

    许:哼!世界十大博彩公司他每天唧歪我,唧歪我就是瞧不起我!瞧不起我就是不给我面子!不给我面子就是拿我的面子当鞋垫子!他拿我的面子当鞋垫子我就得弄死他!弄不死他我就不舒服!不舒服我就睡不好觉!睡不好觉我就长青春痘!!!   更可恨的是,他还打我的头!!!那我更得弄死他!!!

    阿鬼:(小声)老爷怎么这话听这这么耳熟啊?

    冯:他抢我台词!!!

    (许坐下,保镖递烟点火)

    冯:文强啊,那你这次回来的主要目的是?

    许:把类似雷老虎的人全部干掉!!!

    冯:(烟袋掉)

    阿鬼:老爷出绝招吧!!!(冯做手势)

    冯:哈哈,文强啊,两年没见你了,非常想念你啊,送你件礼物,你一定非常喜欢!

    许:(把烟往阿飞手上插灭,阿飞痛苦抖动)你送我礼物,真是太阳从西边升起,月亮从东边落下啊!老母猪都能上树了!!!!(音乐〈上海滩〉起)

    冯程程:强!(二代超级丑女登场)

    许:程!

    (程跑到许面前将其死死抱住,许做出痛苦表情,怎么推也推不开)

    许:我的程儿,差不多得了!

    程:强,这是我两年来为你织的一条围脖(拿出一卷卫生纸,围在许脖子上)你和我爸的事我已经知道了,一个是我的爱人,一个是我的亲生父亲,我不愿看见你们俩撕杀在一起。强你斗不过我爸的,你走吧!

    许:程!你不爱我了吗?你真的不爱我了吗?如果我非要杀你爸!你是不是还要杀我?!!!!

    程:对!我会的!

    许:(伤心难过)好!(拿出抢,传说中的盒子炮,打死程)

    (摘下围脖-卫生纸,撕成两半)阿飞阿其!省着点用啊!

    阿飞阿其:谢强哥!

    许:不能让这么好养活的女人毁了我的终生伟业!!!拖下去!(阿飞阿其将程拖下)

    {冯敬尧和阿鬼见此一幕傻眼!}

    冯:文强你!!!你就这样把我鬼女弄死了!一点面子也不给我是不是!以前都是我不给你面子,现在该你不给我面子了是不是!你拖程程就拖程程!连张报纸都不垫!你垫张报纸也算给我一点面子吗!挨呀妈呀!我的脑血栓~~

    阿鬼:(捡起烟斗),老爷 老爷抽口烟!

    冯:我抽个屁烟袋 我还抽烟袋我,我的心怎么那么大呢!!(扔烟袋)我闺女都没了我还抽烟袋我!!!

    许:冯先生,我这个人向来都是尊老爱幼,也不想把事做的太绝!噢,对了,冯先生,不介意的话我可一称呼您小冯吗?

    冯:(咳嗽)~不,叫我查理冯!

    许:好!查理冯先生!(对观众)靠 名字都怎么恶心! 我有一想法不知查理冯先生您同意否!

    冯:说~说来听听!

    许:把你公司总利润的百分之九十给我,剩下百分之十我给你存着,等你脑血栓犯的时候拿出来修修大脑!

    冯:(激动)我靠你当我是低——能儿!那我不是什么都没有,那样的话你还不如给我两头小猪儿回家养养!

    许:哈!跟我要小猪儿?!当年把我赶出上海滩的时候有没有给过我两头小猪儿让我回家养养?!!!跟我要小猪儿?!!你给我的是枪子儿!让你扯没用的你一个顶俩!!你是同意还是同意还是同意吧!!!

    冯:我~我不同意!

    阿鬼:坚决不同意!!

    许:不同意是吧!好!(做手势,保镖把阿鬼放倒在地)

    阿鬼:救我啊老爷 老爷(保镖把阿鬼干掉)

    冯:阿鬼啊。I’M SORRY 不是我不救你啊!是我自身都难保啊阿鬼———

    许:拖下去!慢着(冯抬头,以为许心软了)垫张报纸!(冯晕)冯先生,你也看见了你身边的人都让我一个一个拖下去了,正好桌上还剩一张报纸!我想,你肯定想的到会给谁用上吧,好!我也不多说了!

    冯:慢着!我自行了断!文强你不用拦我,文强你真的不用拦我!不是 文强你拦我一下怎么地了!!!

    许:我靠! 让你扯每用的你一个顶俩!!!给我上(保镖上去把冯放倒在地)

    冯:不要啊!强哥!我不跟你要小猪儿了,饶了我吧!我所有的利润都给你~~~~(许拿匕首抹了冯的脖子)

    许:拖下去!!!(保镖将冯拖下)

    {许一人留在冯屋内}(音乐〈上海滩〉起)

    [许开始煽情,随音乐巡视房间,穿上风衣,带上礼貌,点上一只烟,转身走出屋内